「無論去哪裡,這個家就是我們的堡壘。」

人類與納美人大戰結束,人類被驅逐出潘朵拉星球,只有少數人類得以續留星球上。傑克與妻子奈蒂莉生下三個兒女:奈特言、婁克和小杜,並收養葛雷博士的女兒綺莉(父不詳),這群孩子跟柯邁斯上校的兒子「蜘蛛」結為好友,度過一段無憂無慮的和平時光,直到地球人再次大舉進攻潘朵拉星球,傑克為了保護家人安全,帶領家人移居海洋人美卡伊納族避難,展開全新的生活,直到危險再次逼近......

詹姆斯柯麥隆(James Cameron)導演的《阿凡達:水之道》,有著比第一集更複雜但同樣通俗好看的故事。

戰爭與和平

不同於第一集的傑克很清楚知道:要想「生存(活下來)」必須打敗柯邁斯上校與他率領的軍隊。第二集的傑克身為人父,換了身份也換了腦袋,家人受到威脅,決定避戰。然而,逃亡真能帶來和平?或反而壯大入侵者的聲勢,讓自己與同胞陷入險境?傑克在經歷連串的事件後,終於認清現實,再度肩負起保護家人(族人)的責任。

第一集人類試圖佔領潘朵拉星球,為能取得珍稀礦產,而在續集中,開採礦石不再是唯一目的,突猑體內的珍貴青春液體(安睿塔),也成了人類覬覦的寶物。《水之道》中,柯邁斯小隊死命追殺傑克一家,過度強調上校與傑克的私人恩怨,而顯得格局窄縮(我以為掠奪潘朵拉的資產更為重要),但從擒賊先擒王的角度來看,又覺得這樣的設計沒有太大問題,主要還是在鋪陳續集的劇情發展。此外,如果柯邁斯上校等人可以被重組出來,是否代表只要有備份,柯邁斯就永遠死不了(不斷製作出下一個重組人)?

(底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父與子

「父親會保護家庭,那是為人父的意義。」

《阿凡達》介紹森林系納美人的生活型態,《水之道》介紹海洋系納美人的生活方式。續集重複第一集的劇情模式,通過訓練帶領觀眾了解海洋族的生存環境、理念與生物。有趣的是,這一集的傑克與柯邁斯上校變成對照組:傑克與兒女、柯邁斯與兒子的相處方式,像是鏡射:他們面對兒女有著類似的反應(軍事化教育),生存理念卻又截然不同。而兩人的兒子對父親的失落、愧疚、憤怒等心情,也是十分相似。

我很喜歡《水之道》翻轉父子的強弱關係,兩位父親在電影前半段都是強勢而霸道的,但在後半段,他們的缺點都在兒子的包容(教導)下,獲得成長(救贖),說明年輕孩子將要扛起責任,從被保護者轉變為保護者的方向(可以預期第二代孩子的戲份在後面幾集會更加吃重)。

相似之路

「一個生命的殞落,是另一個生命的開始。」

《水之道》的角色繁多,不像第一集的戲份主要集中在傑克一人身上,這一集戲份最多的角色是:婁克。婁克有五根手指,外貌比較像父親,他的兄長奈特言有四根手指,長相比較像母親。婁克不只外貌像父親,連衝動愛惹麻煩的性格也跟父親年輕時十分相似。另外,傑克愛上酋長的女兒,日後成為「托魯克瑪托」。婁克跟美卡伊納族酋長的女兒互有好感,並且跟被放逐的突猑成為摯友,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第一集開場,傑克取代過世的兄長成為阿凡達實驗計畫的執行人。傑克和哥哥是雙胞胎,兄長的性格穩定,事業有成,傑克的成就不如兄長,又因身障而感到自卑。婁克也是如此,活在深受父親認可的兄長陰影底下,他也對自己欠缺自信,覺得沒有人可以懂他。《阿凡達》裡,傑克「受益」於兄長的死亡,有了新生的機會。而在《水之道》中,婁克也在兄長過世後,傑克才認真地去理解他的兒子。

婁克像是複製了與父親相似的命運,反過來想,婁克代表的是傑克已然遺忘的「過去」(衝動,不完美,但有一顆驍勇善戰的心),傑克在經歷大兒子的死亡,以及見證二兒子的成長,彷彿看見了過去的自己,也喚醒他內心的「托魯克瑪托」魂。由此來看,傑克仍是本劇的「真正」主角(精神):他的旁白、他的逃避、他找回過去的自己,以及他的重生,一如《阿凡達》的結局是傑克在阿凡達的體內重生,第二集則是傑克決定不再避戰,兩集結尾都是傑克睜開雙眼的畫面,無懼地直視未來。

我感受到你

《水之道》延續第一集的「我是納美人或是人類」的身份認同矛盾:傑克兒女的混血身份,一半人類一半納美人,讓他們成為異類,既被接受又感受到些許的不同。其中,綺莉的父親身份不詳,她與大地之母心靈相通,讓她在納美人群體中愈發顯得與眾不同。

蜘蛛的父親是柯邁斯上校,從小跟著婁克等人一起長大的他,思維比較貼近與自然共生的納美人,但該要幫助父親或是違抗父親(人類),勢必會成為蜘蛛日後難以抉擇的選擇題。而在第二集尾聲,奈蒂莉威脅柯邁斯,要用蜘蛛的命來換死去兒子的性命,即便電影結局,蜘蛛仍是選擇回歸納美人族群,但奈蒂莉在盛怒下的恐怖神情,以及一刀劃過蜘蛛胸膛的傷口,終將成為蜘蛛內心無法消抹的陰影。

婁克在影片後段順利將父親救出沈沒的船艦,父親對他說:「I see you 我感受到你」代表傑克終於看見兒子靈魂(本性)裡的仁慈,善良,勇敢,以及寂寞。蜘蛛在與柯邁斯上校相處時,也有教導父親說:「I see you 我感受到你」的納美語。這兩場戲都有打動我,前者是婁克與父親的和解,後者除了展現柯邁斯較為柔情的一面,也暗示蜘蛛其實是渴望擁有(感受)父親對他的愛。

蜘蛛儘管跟傑克的兒女親如手足,但他在奈蒂莉(以及其他的納美人)的眼中永遠會是個外人。因此蜘蛛即便厭惡柯邁斯的所作所為,最終依然忍不住出手拯救昏迷的父親,畢竟柯邁斯是蜘蛛唯一(僅剩)的「親人」。

心靜下來

《水之道》片尾飛行船艦沒入水中的畫面,非常有《鐵達尼號》的既視感,但這場戲最動人的設計,是綺莉和婁克教導父母親學會冷靜,氾濫的劇烈情緒,會把人導向死胡同(殺戮),唯有冷靜,才能好好面對下一步,走出「困境」(解套)。一般來說,年輕孩子都被描寫得衝動,需要長輩的教導,但《水之道》反過來看待兩個世代的差異,長輩因為過往的新仇舊恨,內心難以平復,既定印象會影響他們的決定,例如奈蒂莉對蜘蛛的恨,或是柯邁斯就算復活了,還是只想要找傑克報仇。相反的,年輕孩子的心性較為單純(沒有恐怖經歷的創傷),也比他們的父母親更能找到內心的平靜。

 
人類與納美人

要彰顯人類與納美人的不同,就看片中人類獵殺突猑一幕,人類只看重突猑體內的珍貴液體,其他部分便直接丟棄,看在蜘蛛的眼中,只覺得荒謬。就像第一集奈蒂莉為了拯救傑克而殺掉一隻猛獸,傑克感謝奈蒂莉救命之恩,奈蒂莉反過來教訓傑克,由於他的不當入侵,才造成一隻動物枉死。人類常常以蠻不在乎的態度看待其他生物的死亡,納美人對於動物的犧牲卻是充滿感激之情,對納美人來說,獵殺動物不是為了樂趣,不是為了財富,更不是為了青春永駐,而是通過這些動物的犧牲,換得家人裹腹與保暖的生存機會。

海洋族人去哪了?

《水之道》的最後一場戰役拍得驚心動魄,精彩刺激。但...傑克明明是跟著大批的海洋族戰士一起前往三兄弟岩石拯救家人,雙方打到最後,原本一起對抗人類的海洋族人突然全數失蹤,只剩下傑克的家人在海上單打獨鬥,看得我好納悶,尤其美卡伊納族酋長的女兒還在逃難,她的父母親也是不見蹤影!!

頂尖的視覺特效

不久前才重溫《阿凡達》,覺得這部十三年前的電影,特效一點都不過時,仍然是頂尖中的頂尖。十三年後才推出的《水之道》,瑰麗絕美精緻的視效,更上層樓,再次令人驚艷,潘朵拉星球的海底奇觀,景緻美得過火,片中出現的各種奇異海洋生物造型,也是讓人打心底讚嘆與喜愛。相信另一個十三年後重溫本片,還是會覺得這部片的特效完全不過時吧。

不過,《水之道》搶盡鋒頭的巨型生物「突猑」,確實很有靈性很可愛,只是當突猑張開大嘴吞食小魚時,我腦中瞬間閃過一個畫面,嗯...突猑的造型是不是很像九〇年代的災難怪物片《從地心竄出》裡的怪物啊?

動態捕捉的演技

不管是《阿凡達》或《水之道》,演員以動態捕捉的方式演出,在大量特效的包覆下,要想入圍奧斯卡演技獎項難度極高,但不得不說,我非常欣賞 Zoe Saldana(飾演奈蒂莉)的表演,眼見大兒子戰死沙場,情緒崩潰,但兩個女兒仍在敵人手上,奈蒂莉只能打起精神,暫時放下悲傷,繼續奮戰。 Zoe Saldana 這一場戲的表演,情緒的放與收,實在是拿捏得極好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