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成為世界第一的爵士樂手。」熱愛爵士樂的宮本大,離開家鄉來到東京發展,想要成為一名頂尖的爵士樂手。他跟習藝多年的鋼琴家澤邊以及老同學玉田,組成「JASS」爵士樂團,尋求演出的機會......

沒看過石塚真一創作的《藍色巨星》漫畫,單就電影來說,非常的精彩好看。影片談熱情與理想,為了追夢,必得要有所取捨與犧牲。對宮本來說,他必須離開家人前往東京,才有進步與發展的空間;對澤邊來說,拒絕接受巡迴表演的邀約,是要追求更具藝術性的音樂;對玉田來說,晚了宮本和澤邊多年才踏入音樂圈,雖然自信心飽受打擊,但只要能跟兩個才華洋溢的人一起表演,也就心滿意足。

《藍色巨星》探討的議題豐富,它談及才華的差異:澤邊從四歲開始彈琴,宮本僅只吹奏薩克斯風三年多的時間,澤邊一開始有些瞧不起宮本,卻在聽到他吹奏薩克斯風後,大受震撼,甚至感到挫敗。宮本與澤邊都熱愛爵士樂,但性情天差地別。宮本首次聽到澤邊的鋼琴獨奏,立刻被對方的表演所吸引,他的心情既興奮又受到激勵。反觀澤邊第一次聽到宮本的演出,不禁質疑起自身的能力(才華),而感到痛苦。宮本的初衷是想藉由音樂「感動」他人,澤邊的表演則帶有較勁的意味,想利用高超的技巧去「征服」他人。兩者的出發點不同,也造就他們處世(以及面對音樂)態度的不同。

《藍色巨星》通過三個角色,勾勒表演路上的不同風景:宮本的天賦才華與努力、澤邊的高超技術與努力、玉田的單純熱情與努力。無論是天份或技巧或熱情,唯有付出比他人更多的「努力」,才有可能將音樂推向更高一層的境界(追求藝術性的道路,往往是艱辛而孤獨的)。

《藍色巨星》是一部很「純粹」的電影,這裡的純粹不單指音樂,更指生活本身:三個年輕人仍未被世俗污染(尚未社會化),人與人之間依然存在著信賴與欣賞。宮本等人的人生才在登山口,正準備要登頂,眼前都是上坡路,儘管辛苦,但沿途風景新奇,每跨出一步都是一個小小的突破,足以振奮(療癒)疲憊的心。即便遭遇撞牆期,稍稍拖延了速度,一旦有所突破,又能大步跨前。

《藍色巨星》的音樂動聽,畫面處理得迷人,運鏡靈巧有機,就像一曲看似即興又結構精巧的爵士樂。但我並未因此而愛上爵士樂,影片中,經營音樂咖啡廳的秋子小姐說:「我以為我信仰的是爵士樂,但我想我相信的是這三個年輕人。」這也是電影給我感覺,我喜歡《藍色巨星》,音樂有加分,人物則是讓我得以投入劇情的主因。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對我來說,《藍色巨星》最打動我的點,在於影片開場與結尾的相互呼應,唏噓與感慨的情緒油然而生。電影開場,宮本準備離鄉前往東京,妹妹對於哥哥要離家感到不捨,旁人勸妹妹說宮本很快就會回來,妹妹卻斬釘截鐵的說:「他不會回來了。」妹妹的回應,既是認可的哥哥的才華,也是明白外面廣大的世界,才是哥哥的歸屬。

而在影片尾聲,類似的情節又再次上演。一場車禍意外,導致「JASS」提前解散,傷重的澤邊不想耽誤宮本的發展,渴望能夠一輩子與好友一起表演的玉田,即使內心有萬般地不捨,也要放手讓宮本邁向更廣闊的世界。看著《藍色巨星》,我想起了《站在我這邊》或是《橋頂少年》,這三部作品不約而同提及:生活面臨階段性的結束前,一群人很努力想要緊抓著舊有的人生,然而,才華的不同、際遇的不同、選擇的不同、環境的不同,最終還是會迎來分離。

《藍色巨星》是一部關於爵士樂與追夢的電影,更是一部關於人生就是不斷地說再見的影片,從開場妹妹的道別到結尾澤邊跟宮本的道別,有些人無論如何就是會往前邁進,而我們(大部分的人)只能望著他們的背影興嘆。

最後,《藍色巨星》之於我的「美好」,在於直到影片結束,這群人都還沒登上他們的巔峰,只要還沒有登頂,就有突破的機會,而生活最殘酷的一面,往往是在登頂之後,隨之而來的長長的下坡路,就像片中 ACT 樂團主唱天沼先生與宮本關係的展現。數十年前的天沼,應該也跟宮本一樣,有過一段熱血、充滿抱負與希望的日子,只是年紀漸長,才華與熱情逐漸黯淡,只能懷著羨慕(嫉妒)的心,看著年輕一輩往前奔去。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