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要幫我?」
「因為你就是我,我不能不幫你。」

家境中下的廖界在校遭受霸凌,自從母親過世後,他和父親渴望開家理髮店,完成母親生前的願望,然而股市大漲,房價也隨之水漲船高,買房的夢想,距離越來越遙遠。廖界在認識人稱老狐狸的房東謝老闆後,央求謝老闆用低於房市的價格把房子賣給他和他的父親。謝老闆喜歡廖界,想要栽培他成為跟自己一樣的人,他告訴廖界致勝的方法,一是在不平等中創造不平等(倚靠強者),二是無視於他人的苦難。廖界一方面深受老狐狸所吸引,一方面又心疼性格溫柔的父親,想要成為跟父親一樣正直的人...

《老狐狸》是一部關於成長的作品,去「界」定並瞭解:我是誰,我想要成為怎樣的人?成為像老狐狸一樣,在商場上呼風喚雨,但身邊沒有親信的人,或是像自己的父親,天真又善良,卻距離成功遙遠?看著《老狐狸》那有點魔幻的場景(例如老狐狸在垃圾場的現身、老狐狸與小狐狸的對看,或是公園內出現的女子),我腦海不斷浮現《小王子》的身影,廖界即是內心充滿疑惑的小王子,在濕冷陰暗的城市街頭晃蕩,透過他的雙眼去看大人世界的紛紛擾擾:那些有緣或無緣的人,那些在底層打滾以及在上層吃香喝辣的人,那些貪婪不知足以及腳踏實地的人。廖界渴望成為老狐狸又不想成為老狐狸,內心經歷不斷的翻轉,最終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喜歡《老狐狸》有一點寓言故事風格的氛圍,看追求熱錢的國度,如何被滿出來的財富所荼毒。但同時間,電影又不會過於生冷無情,它始終保有一份對人與事的溫度,為他人留一點餘地。片中有許多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例如麵攤老闆趁著股市上漲的熱潮大賺一筆,開心數著鈔票的神色,或是打扮光鮮亮麗的秘書,像朵玫瑰花(一出場就是大紅外衣),看似帶刺,其實很有愛(就說這片很像《小王子》!!)。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但這部片最棒的角色,還是那隻老狐狸。老狐狸吃過虧,受過傷,所以武裝起自己,看似強硬,實則內心從未放下過想要愛人的心情。老狐狸跟廖界說起母親的故事,他說母親的性格很溫柔體貼,只是這樣的人會被弱肉強食的社會踩在腳下。

老狐狸說:「你爸跟我媽是同一種人。」
廖界:「哪一種人?」
「失敗的人。」
「我爸不是。」
「你再問我一次,我媽是哪一種人?」
「你媽是哪一種人?」
「一個在乎他人感受的人。」

老狐狸看似在話語中批判母親的失敗,實則是在疼惜母親的善良。老狐狸性格中無法被一眼望穿的曖昧與複雜,讓這個角色變得極度迷人,每一件事都不會只有一種解釋,端看你從哪個角度切入。就像他把凶宅房子賣給廖界,可以是對廖界的疼惜,也可以是「既然是凶宅,便宜賣掉,我也多了份人情」妙的是,老狐狸去喪家(被賣掉的房子)中捻香,家屬表示願意用市場價格買下房子,老狐狸聞言氣得破口大罵,表示他已經與人有了口頭約定,不能打破,害他平白損失兩百萬。

看到這邊,先回溯老狐狸教廖界怎樣斷絕對他人的同情。
一,喝杯冰水。
二,閉上眼睛。
三,干我屁事。

老狐狸如果凡事向錢看,大可以跟廖界翻臉,反正廖家父子的死活干他屁事,但老狐狸沒那麼做,他選擇遵守與廖界的約定,願意守護這個孩子(給予他一個機會)。隨後,老狐狸告訴廖界的父親(泰來)要把房子賣給他,泰來拒絕老狐狸,並希望他把房子改賣給喪家,老狐狸大笑地說:「你知道嗎,你果然沒讓我失望。」老狐狸的大笑或許是在嘲諷泰來沒有把握住機會買下房子(果然是個失敗者),我更覺得老狐狸的笑聲裡帶有一份欣慰,他說過泰來跟自己母親是同一款人,一個在乎他人感受的「失敗者」。如果泰來為了讓自己與兒子過上好日子而答應買下老狐狸的房子,那彷彿就會是母親「信念」的失敗,而這個世界就會朝他認同(但厭惡)的方向跨近一步。

「他(泰來)不希望自己的開心刺傷別人...」

《老狐狸》片中,泰來會把折斷的美術刀片小心翼翼地包裹在厚紙板內以免割傷他人,這也是蕭雅全導演在這部影片安插的貼心提醒:如果這個社會只有老狐狸(干我屁事),是會傷人的喔。生活中若能有多一些像泰來這樣的人,這個國家才能長出溫柔的沃土。如此一想,也許所有的老狐狸都是小王子變成的,只是在受過傷吃過虧後,變得刻薄與無情。

最後,《老狐狸》無論是敘事、攝影、美術、劇本都很成熟完整,飾演老狐狸的陳慕義得獎絕對實至名歸,這是今年的台灣電影裡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飾演秘書的劉奕兒,她好棒喔,扮相美,角色設定也很迷人。飾演廖界的白潤音以及泰來的劉冠廷,同樣令人眼睛一亮!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