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大哥狂兒想要學唱歌,以免被幫派老大評為「爛歌王」,他找上中學合唱團的社長聰實,請對方一起去唱卡拉OK,希望聰實能傳授幾招方法,幫助他精進歌藝。聰實平凡的國三生活,因為黑幫份子的介入與變聲的困擾,而變得混亂...

山下敦弘導演的《去唱卡拉OK吧》,改編自和山やま的同名漫畫,是一部讓人笑開懷的作品。日本常有這類販賣反差萌的作品:例如黑幫小弟變成少女團體出道的《後街女孩》,或者看似嚴肅不苟言笑的社長,有著一顆粉紅戀愛心的《大叔的愛》等。觀賞《去唱卡拉OK吧》前,以為這或許會是一部搞笑的日漫改編作品,沒想到電影有很認真的在講故事。

《去唱卡拉OK吧》講青春期的徬徨:聰實在社團中唱的是高音部,一旦變聲,聲線就不再如孩子般的純淨。面對身體的變化,他感到不知所措,只好刻意避開合唱團的練唱時間。聰實的反面是找他學唱歌的狂兒,狂兒的演唱技巧並不專業,但他沒有太多的顧忌,想唱就唱,而且每到 KTV 必點 X Japan 的「紅」來飆歌,即使聰實多次指出「紅」的音域並不適合狂兒,狂兒依然故我。聰實和狂兒的唱歌態度,剛好就是他們面對(處理)生活的方式:一個過度在意他人的眼光而畏縮,一個直率,不願屈就於世俗的壓力。

《去唱卡拉OK吧》也藉由聰實的「變聲」,來講長大這件事。長大就是以前習慣的事物,在不知不覺間發生變化,而你完全無力阻止改變,只能試著調整與適應不斷浮上檯面的全新狀況。近一步看,「變聲」同時有著「消逝/死亡」的意義,例如片中不斷出現的老電影,除了用來影射角色當下的心境,也感嘆影視產業的轉型和變化(包括串流平台的崛起,以及錄影帶的步入歷史),或者龍蛇雜處的南銀座,因著城市開發計畫而被淘汰等。

電影裡,聰實說他再也發不出純淨的聲音,決定要放棄歌唱,狂兒說:「如果這個世界上只有純淨,那麼南銀座(黑道聚集之地)這一帶就可以直接毀了。」這句台詞,確立了我對《去唱卡拉OK吧》的好感。

底下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去唱卡拉OK吧》不僅僅只是一個熱血、勵志、幽默的K歌之作,它彷彿是《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變奏版:聰實即是年輕的艾里歐、狂兒是帥氣的奧利佛(開啟艾里歐全新的眼界);艾里歐與奧利佛相識的義大利小鎮,就是聰實跟狂兒常去報到的KTV;艾里歐與奧利佛永生難忘的夏天,便是聰實跟狂兒一起練唱的獨有時光。

如果《去唱卡拉OK吧》是《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變型,那麼「變聲」也就不只有聰實轉大人的意義,而帶有聰實摸索(理解)性向的意義。剛開始變聲時,聰實不敢在人前唱歌,並刻意壓抑自己的聲音,像極了聰實在掩飾他的性向。而當狂兒開玩笑地說聰實跟森本與和田搞三角曖昧關係時,聰實氣急敗壞地澄清,暗示了他對狂兒的感情已經超越單純的練唱「師生」關係(不希望喜歡的人誤會自己喜歡他人)。

當聰實誤以為狂兒車禍身亡,他在黑道大哥的慶生會上選唱狂兒的愛歌「紅」獻給對方,成了聰實對狂兒的愛情宣言。而聰實唱歌唱到一半開始破音(變聲),則有著「出櫃」(接受自我)的意義。而狂兒的台詞:「如果這個世界上只有純淨,那麼南銀座這一帶就可以直接毀了。」其實是在談論談多元社會的可貴:如果唱歌(社群)只容得下「純淨」(單一性向)的聲音,那麼這個世界會變得多麼地扁平無趣啊。

山下敦弘把《去唱卡拉OK吧》拍得幽默風趣又可愛,演員令人驚艷,沒有漫畫改編作品,演技流於浮誇的問題,飾演聰實的齋藤潤,彆扭壓抑到讓人有一點受不了(演得很好的意思),而飾演狂兒的綾野剛,哇喔,不管是唱歌或是搞笑或是耍狠,通通都有說服力,超超超愛!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