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公式的電影啊!這是我看完「愛情限時簽」的第一反應。
劇情很簡單:在美國上班的加拿大籍惡魔女主管被迫遣送出境,只好逼婚幼齒小助理。為了說服移民局的官員彼此不是「假」結婚,兩人一同回到小助理的父母家渡假作戲,哪知,短短三天的相處,居然逼出了「真」感情,究竟這段虛構的戀情,會如何收場???
「愛情限時簽」根本就是「頭彩冤家」加「Prada惡魔」的混血版哩。
不過我還是看地很愉悅啦,這類不用大腦的電影,要的是什麼?就是2個小時哈哈大笑的歡樂時光。
「愛情限時簽」有不少橋段都讓我爆笑出聲,珊卓布拉克實在很適合演這類傻大姊型喜劇。
嗯?傻大姊?她不是演一個逼婚的精明職場女強人嗎??.......,哎喲,反正珊卓小姐不管演什麼角色,最後都會變成同一個模樣啦。
重點是她和年輕助理的感情,能不能讓觀眾買帳?全美賣座超過1億4千萬美元的高票房,說明了一切。
對於這部爆米花電影,我只有一個小小微言,那就是:為什麼好萊塢的強勢女性角色,最後都要放軟了身段,才找到真愛????
好像女人擁有了權勢,男人就等同被去勢。唯有女人失去了權勢,男人才能找回他們的尊嚴????



看完「愛情限時簽」,我心情相當輕鬆愉快。
回到家,哎呀,「我和我的小鬼們」的DVD還沒看呢。由於歸還日期逼近,只好趁夜再看一部電影。
結果大澇賽,我的好心情都被「我和我的小鬼們」給吃乾抹淨了!!!
從來沒有一部校園電影可以讓我看地這麼焦慮,整部電影的劇情大綱可以用簡單的一句話描述:老師和學生們上課的對立與衝突。
大綱很簡單,可是內容一點都不簡單。
這部電影不斷對觀眾拋出問題:學生犯錯,懲罰是否為唯一的途徑?老師可否用言語侮辱學生?學生對老師出言不遜需要受到教訓嗎?學生表現不佳,是否要被迫轉學?逼迫學生轉學,是為了教學「方便」,還是為了其他學生「著想」?怎麼樣的老師,才算是好老師?.....。
「我和我的小鬼們」拿下坎城金棕櫚獎,拿的可不手軟。
劇本寫的極好,在封閉的空間中,不斷激發出辯論上的火花。對白寫的相當尖銳敏感,我尤其喜歡老師和學生的一場對辯,看地我頭皮直發麻。
老師和學生討論文法使用的問題,學生們逼問老師,這樣的老舊文法,根本沒人在使用。(就跟我們在討論學生該不該學文言文的問題一樣!!!)
老師辯說你們都還沒學會文法,就先說根本不用,這樣是不對地。
學生逼問老師,上次你聽到朋友用這樣的文法跟你聊天是什麼時候??
老師回應昨天就有朋友用到這個文法。
學生繼續說,正常人才不會這麼說。
老師見學生火氣越來越大,他趕緊滅火,他承認確實不會有太多人用這樣的文法對談,甚至只有自命不凡的人才會.....
學生提問:老師,自命不凡是什麼意思?
老師回應:就是有點裝模作樣,自命清高的人,說話時有點這樣的人(老師用比較娘娘腔的姿勢表演)。
學生又問:所以就是同性戀囉?
老師趕忙回應:拜託,不是同性戀,不是所有裝模作樣的人都是同性戀....。沒錯,上述的文法確實有點裝模作樣,重點是學會幾種不同的說法,我一直都這麼告訴你們,所以你們還是得學會怎麼使用習慣用法、一般用法、寫作用法,不論在口語或在寫作上....。
學生問道:怎麼分辨口語和寫作的不同。
老師思考一會,回答:通常,有些東西是自然而然就學會的,得靠點直覺。
一名學生舉手提問:什麼是直覺?
老師:直覺就是不能理性思考的時候.......,比較像是感覺到什麼。直覺就是可以感覺些什麼。
同一名學生接著問:萬一都沒感覺,怎麼辦?
老師:萬一真的沒感覺,多多練習語言可以培養直覺,多說就能學會分辦出口語和寫作的差異。
另一名學生舉手:老師,蘇勒曼(學生)有話要跟你說。
老師:蘇勒曼,你想說什麼?
蘇勒曼支吾不答,最後在老師的不斷慫恿下,他說:沒有,我沒有問題。問了你會很糗。
老師說:要問就快問。
蘇勒曼說:我聽說的,不是我說得,有人說你喜歡男人。
全班驚呼大笑,老師一臉尷尬,他問是誰說的?蘇勒曼則強調不知道。
老師說:別人說的?不是你說得?所以你對我的性向根本沒興趣?
蘇勒曼:一點都沒。
老師說:那你幹嘛問?
蘇勒曼:我幫別人問。我有點像發言人。
老師說:所以你一點都不想知道?
蘇勒曼:我才不管你愛不愛男生。
老師說:那就好。
蘇勒曼又逼問:到底是不是真的?
老師說:你現在就在問我了。
蘇勒曼:老師,同性戀並不是羞辱。
老師說:你說是這麼說,可是聽起來不像。你覺得愛男生的男生很怪。
蘇勒曼:有可能吧......到底是不是真的?
老師說:不是。你放心了吧?
蘇勒曼:是喔?當然。
老師說:很抱歉,讓你失望了,但事實就是如此......。
從討論文法,一路牽扯到性向問題,既說明學生不受牽制的想像力、也說明為人師表的難處,如何應付不同種族、文化、還有家庭教育等等等問題。(「我和我的小鬼們」的故事發生在法國巴黎的貧民區學校,由於學生背景來自五湖四海,問題自然比一般單純學區來的複雜、棘手。)
類似精彩、犀利又火力十足的對話,在「我和我的小鬼們」中隨處可見,每一段對話,都有它隱諱、卻又值得深思的問題。
導演Laurent Cantet用極為寫實的手法呈現課堂上的衝突。
我喜歡他總是用俯視的角度,呈現老師觀看迴廊學生嬉鬧的身影,暗示了師、生在階級上的差異。(亦代表不管老師如何關心學生,他永遠也無法全盤了解學生在生活上面臨的不同困境。)
我也喜歡「我和我的小鬼們」全片沒有解決任何問題,電影尾巴,仍是收的乾淨又精彩。一個學期結束了,課堂上桌椅安靜地留在原地。校園內,老師們和學生們放下歧見,同樂踢足球(哈哈哈哈,依然在對戰啊!!!學生和老師間的戰爭,永遠沒有結束的一日吧!!)。


導演沒有落入好萊塢電影慣有的公式中,老師得到學生的諒解、或是學生體會老師的辛苦,相反地,觀眾們在電影結束時,除了大嘆:呼,還好學期結束了。也再次體認「人」與「人」相處的困難重重啊。

「我和我的小鬼們」的精彩劇本,改編自作家François Begaudeau的同名小說,而François Begaudeau不但親自將作品改編成電影劇本,還親自演出劇中老師的角色,演技可圈可點。

而劇中一群思想開放、牙尖嘴利的年輕演員,亦由上千位業餘演員中挑出。他們自然又生動的演出,讓「我和我的小鬼們」不靠任何配樂(全片毫無配樂),僅靠不斷地對話、上課、下課、討論。便能凝聚觀眾的注意力,並被劇中真實情感給震攝地一塌糊塗。

忽然想起小時候,非常羨慕老師可以動不動就打學生,擁有無上權力。

昨晚看完「我和我的小鬼們」後,不敢再多做羨慕了,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各位想要有個輕鬆的看戲時光,可以去戲院捧捧珊卓小姐的「愛情限時簽」。

如果各位想要看個言之有物、又戲感十足的作品,則可以去租「我和我的小鬼們」DVD回家瞧瞧。

喔,對了,「我和我的小鬼們」曾入圍今年奧斯卡的最佳外語片,可惜最後敗給了日本的「送行者」.........,評審們到底在想什麼?嘖。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電影開演」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