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前兆、沒有警告,神祕疾病襲擊人類,導致人們在短時間內失明。

眼前能看到的唯一色彩,就是白色。

首批發病的病人被送往看守所隔離、隔了幾天,第二批人入住、再過幾天,第三批病人進駐。

在這群與世隔絕的病患中,一名免疫的醫師娘,為照顧先生,假裝失明,入住隔離所。

身處在眼盲者中,她像是母親般地照顧著所有人,她擁有和別人不同的能力,她可以行走在骯髒的走道上,不至被絆倒、可以輕易辨識敵我的面容。

可是,眼未盲的她,必須刻意隱瞞未盲的祕密,避免成為團體中,唯一的異類.....。

隨著時間流逝,隔離所的病患們慢慢發展出一套生活規則,一開始彼此相安無事,直到新勢力崛起。

第三病房的患者以武力威嚇其他群眾,他們接收所有糧食,並以此為要脅,第三病房的頭頭說:如果要糧食,就要以女人和貴重物品作為交易。

面對脅迫,未盲的醫師娘該如何自處???站出來抵抗??或是成為暴力的受害者??



「盲流感」是一部關於適應的電影。

眼盲的病患佇立在車陣中,因為無法辨識方向而感到無助;由於視力被剝奪,他們被迫重新學習生活、重新適應新的環境,先要熟記室內物品擺設的位置、還要細數從病房到廁所的步數。

有些病患即使身處在盲者中,還是執意到廁所如廁、有些病患衣不蔽體、隨地便溺也毫不在意,因為所有的隱私都將獲得保障,因為在眼盲的世界中,我們看不見彼此最細微的動作。

當人們慢慢適應眼盲的事實,秩序重新在混亂中發芽,權力的鬥爭就會展開。

隔離所的小小世界,說的正是人類社會的發展史,從原始的摸索、適應、習慣、到權力爭奪、反抗、革命。



「盲流感」是一部關於族群的電影。

第一個病例發生時,眼盲是異類,是社會中恐懼的根源,為了消除異類(疾病),政府趕忙將他們隔離,眼不見為淨。

當眼盲成為全球性的疾病時,唯一沒有眼盲的醫師娘,反倒成了異類。

她雖然全心照顧丈夫的生活起居,卻因為她的未盲,而與先生有了距離,所以,當她眼睜睜地看著丈夫在別的女性身上尋求慰藉時,她內心即使難過,卻仍要學著包容。

同樣地,當第三病房的患者自立為王時,依靠的是一名天生盲者。

以往,天生的盲者被視為殘疾,而身處在新世界中,聽力、適應力相對優秀的他們,反而成了優勢、金字塔的頂端人士。

不同的時局,創造不同的態勢,一如政治舞台的權力交替,這麼自然、又這麼現實。



「盲流感」是天譴???還是神蹟。

當人們再也看不到彼此,種族、膚色還重要嗎??胖瘦美醜還重要嗎???

黑人可以和白人相戀;胖子和瘦子不會嘲笑彼此的身材;年輕人可以和年長者談忘年之愛。

盲流來襲,乍看是天譴,換個角度來看,卻是神蹟。

雖有短暫的權力鬥爭、有死亡、有報復,但是,烏托邦的世界,卻能在浴火之後重生,像是火鳳凰般,再度散發耀眼光芒。



(雷來了,不想破壞觀影樂趣的朋友,可以閃囉~~)
隔離所在祝融之後,醫師娘帶領著所內病人離開原有的小世界,她驚訝地發現,原來外頭的世界變了容貌,原來,她是這個世界唯一沒有眼盲的人,而外頭的世界,成了廢墟、成了盲人們試圖生存的叢林。

這些人正在經歷隔離所病人經歷過的一切,他們終究會找到屬於自己的步調、屬於自己生存的方法。

而未能撐過這場災難的人,成了達爾文進化論中,被「物競天擇」法則給淘汰的生物。



烏托邦或許可以存在。

有一場戲,拍的非常動人。醫師娘跑去超市找食物,卻被餓昏頭的盲者們給包圍,在丈夫幫助下突圍的她,身心疲憊地坐在教堂外的階梯,未久,天空下起滂沱大雨,長年生活在隔離所的病患,在大雨的包圍下,開心地笑了。

雨,既是宗教中洗滌罪孽的象徵、更是洗去色彩,洗去所有不同的反映。

黑人、白人、亞洲人、原住民、男人、女人、同志....,這一切都不再重要,在看不見彼此的時刻,有人褪去衣物,用身體迎接雨水的滋潤,回歸到最初出生的形象。

神祕疾病不再是上帝的懲罰,反而是打破藩籬的重要憑藉。

孤單的老人,終於找到生活中的伴侶、失怙的孩子,尋得新的家人、應召女郎,不必面對人們對她的指指點點、患者接受了沒有眼盲的醫師娘、所有人接受了彼此(種族)的差異、接受生活中的不便,也接受生活中擁有的幸福。

要渡過天災,需要的不是人們的敵對,而是彼此搭肩前行的互助啊!!(我很喜歡底下這款海報~~)
幸福短暫即逝????

第一個發病的日本人,某日突然恢復視力,重新看到世界的色彩。

大夥開心不已,因為這代表著希望,代表著重見光明的可能。

可是,開心的同時,卻也有著失落與傷懷。

當人們重新恢復視力,是否也代表社會終會恢復成舊有的模樣???

丈夫離家工作、妻子獨守空閨、老人遭到遺棄、黑人、白人、黃種人,重新敵視彼此。



我非常喜歡Julianne Moore的表演,她實在太適合演出沈默又堅毅的女性角色,她的演出,散發著毅力與決心,還有心碎的光芒。

Julianne飾演的醫師娘,是電影中最讓人心痛的角色。

面對眼盲的丈夫,必須堅強、面對惡勢力的崛起,必須果決的痛下殺手、面對丈夫的出軌、必須包容。

當一切苦盡甘來時,當第一個病患重新恢復視力時,她又必須面對未來的不可預期,因為,當世界都病了,她是唯一一個被柄除在世界之外的人,也就是說,當世界恢復正常的時候,或許,就是她眼盲的開始。



「盲流感」不是導演Fernando Meirelles(「無法無天」、「疑雲殺機」)最好的作品。

眼盲與非盲者的對立,並未有更進一步的闡釋,我其實很期待醫師娘的角色,除了擔任觀察者之外,還能有其他篇幅來交代她和先生未盲前的親密或者疏離(用以比對丈夫眼盲後的差異)。

對於其他角色,我也常有:「啊,如果能有多些交代,該有多好」的遺憾。

比如說飾演第三病房領導者的Gael Garcia Bernal(「壞教慾」、「你他媽的也是」),他為何會有如此偏激的行為???還沒有眼盲前,或是眼盲後,曾遭到什麼樣的待遇,導致他選擇用高壓方式來鞏固自己的勢力???

另外,跟在Gael身邊的天生盲者,從社會底層,忽然變成頂端權力者的心境,也是我好奇的重點。

改編自小說的「盲流感」,無法在短短兩個小時內,將故事說的通透,只能大略地講了一個不可解的神祕,關於人的變化、關於愛情、關於寂寞、關於烏托邦的雛形。

也許,應該去找原著小說來讀吧,或許可以在書裡得到更多的想法與震撼吧。
「盲流感」在台票房非常慘澹,昨天看電影,全場僅僅只有六個觀眾(我和44也在內)。

我挺喜歡這樣的題材,就像我喜歡「破天荒」是一樣的道理。

而且,相較於「破天荒」在劇情上的單薄,「盲流感」提出許多很有意思的點,這些點都有足夠的魅力,發展成一部警世寓言啊!!

更棒的是,「盲流感」集合多位優秀的演員同台較勁演出,除了Julianne Moore和Gael Garcia Bernal外、還有我非常欣賞的Mark Ruffalo(「落日殺神」)和Danny Glover(「致命武器」)哩!!!

最後,必須大力大力大力的讚美本片的攝影與美術,灰白色的色調,真是美極了。

既呈現眼盲者看出去的世界景觀,更象徵主角們內心世界的迷惘啊!!!而當這些角色接受眼盲的事實,開始學習生活時,背景的顏色,也相對地明亮許多!!!

比較可惜的一點,是電影的色系太過灰白,導致很多字幕都看不清楚,如果沒有基本的英文程度,看片過程中,會有被干擾的小小遺憾啊。
.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