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個痛快的週末!



星期五晚上,欣賞「駭人怪物」,讓我對韓國電影完全改觀。



星期六下午欣賞「人間物語」演出。這是兩廳院廣場藝術節的節目。廣場藝術節連著兩週,邀請不同的馬戲團體表演〝新馬戲〞。所謂的新馬戲,指的不是由動物表演的傳統馬戲,而是利用人體還有燈光效果所表現的肢體演出。
「人間物語」由來自法國的Cirque Baroque團體表演,他們以三島由紀夫的著作為藍本,發展出融合東方與西方文學的馬戲表演。T字型的劇場空間,上演著人生百態。

雖然看過「太陽馬戲團」的DVD,但現場看新馬戲的表演倒是頭一遭。

也許是劉姥姥進大觀園,我對節目演出一直目不轉睛,完全被舞台上的人物給吸引。他們畫著誇大的白妝,操著奇異的腔調說著聽不懂的語言。

場景變化快速,前一秒是一對小情侶的生離死別,一轉眼,又變成歌舞繽紛的舞廳。

前一秒還是嘻笑怒罵,下一秒卻是變妝男子的歌唱泣訴。

那是一種詭異的魅力,因為它很不真實,所以反而顯得魅力獨到。表演者不是在舞台上演戲,他們隨時都是戲。有時候他們會站在你的身邊和舞台上表演者互動。有時候他們會自顧自地自觀眾座位前緩步步上舞台。

當我看著他們的表情時,他們總是帶著表演的神情,或輕蔑、或驚慌、或神色自若。看起來就是這樣的自然,好像觀眾才是介入他們之中,觀眾是偷窺的人,祕密看著他們的生活。

視覺有顏色的繁複變化,有肢體表演者,吊在半空中的優美弧度。而現場演出的音樂,則帶來聽覺上的瘋狂。既有搖滾樂的衝擊,也有情歌的哀傷。

結尾前,一群表演者站在舞台上瘋狂大叫,象徵著生命裡快速的步調,音樂伴著表演者的動作也越發急速。此時,音樂嘎然停止,表演者們在舞台上瞬間凝結。舞台兩側高臺上的男子,伴著舒緩的音樂,起身,慢速打起拳術。

動、靜的迅速切換,帶來的是一種莫名的感動,男子的舞拳,有著禪意的舒緩,那緩慢揮拳、馬步、下腰…變得份外的美,當他們靜止的同時。音樂再度忽地轉快,而演員們又瘋狂的在舞台上跳動…

舞台不大,空間擁擠,場地是中正紀念堂搭建的帳篷,但是,這場表演讓人難忘。它不完美,表演擲瓶時,有很多的意外,卻瑕不掩瑜。「人間物語」讓我見識到新馬戲的魅力。可惜我當時只買了這麼一場票,其實我很想多看兩場哩!
場外,紀念堂廣場四周,主舞台正在佈置,有個外國人大喊「明天晚上」,他們是閉幕節目的演出者。

搭配廣場藝術節的主題,兩廳院除了架設大型馬戲帳篷、主舞台、次舞台外,還有創意市集。這是很聰明的設計。因為創意市集是經過挑選的設計師作品展示與販售,既符合馬戲表演熱鬧的形象、又可以帶動人潮。



隔日,自然是參加藝術節閉幕節目:西班牙風中精靈劇團的「魔幻煙火城」。

連著兩天造訪中正紀念堂,我感受到活動帶來的活力。廣場上市集人聲鼎沸,大人小孩伴著微涼的夜風在廣場上隨地而坐的隨性。這一幕,比所有惱人的政治活動都要美、真實。

節目於晚上八點半展開,人群陸續湧入廣場。隨著第一枚煙火升空,西班牙劇團帶來最後一波高潮節目,也點燃了群眾的情緒。
「魔幻煙火城」融合了雜耍、煙火、戲劇、音樂形式的表演,主舞台和廣場兩邊劇院的樓梯上各有表演者。初時只是音樂和舞蹈、煙火表演。觀眾情緒還在醞釀。然後主舞台的舞者以不標準的中文大喊著「一起來玩!」。

說完,主舞台的舞者全部步下舞台,帶著紅色的煙火,在群眾間開道,又叫、又跳地往音樂廳的樓梯而去。他們臉上帶著奇怪的面具,他們是一群準備要弒魔的舞者。

群眾們隨著舞者們移往音樂廳方向,而在音樂廳外樓梯口,砲火聲大作,樓梯上,出現了龐然大物!觀眾歡呼著,看著舞者、樂手和奇異怪物的表演。

當舞者再度離開樓梯衝入人群,又引來一陣陣的叫喊。再次穿越人群,往戲劇院方向而去。行徑間,白色羊角巨龍從大中至正門口步出!煙火齊放,戲劇院樓梯頂上,點燃了「ARTS」的字樣。煙硝瀰漫,廣場上滿是煙火的燒焦味道。

聰明的群眾知道表演者會回到主舞台,所以當戲劇院樓梯上的表演結束,當舞者還未衝進人群間,他們已經悄悄地移向主舞台區,當然,我也是其中之一。

所以,當舞者和煙火大隊從群眾身邊經過回到主舞台,又是一陣推擠。

兩座高臺忽然從舞台兩側推出,直接穿過前方人群,上面噴著火熱的煙火,大家笑著迅速散開,雖然被擠的好不舒服,可是又不忍將眼光從高臺上帶著超級大牛角的怪人臉上移開。兩座高臺,一個妖女、一個牛怪,跳著誘惑的舞蹈。

結束前的煙火大秀在舞者的吶喊下展開,這場煙火秀於舞台背後施放,點燃美麗的夜空。因為近在咫尺,所以清晰可見煙火紙屑、火藥從天上落下。

不少人一邊看、一邊遮眼,深怕紙屑或煙塵會飄入眼睛!但每次不同形狀的煙火在空中爆開,又是一陣驚呼。

然而,節目的最高潮並不是這場近距離的震撼煙火秀,而是當主舞者說我們已經殺死怪物了!來,大家一起來慶祝吧!然後他大喊著:乾杯!所有大家也就跟著大喊:耶!

為ARTS乾杯!大家又:耶!

為藝術節乾杯!大家:耶!

耶耶耶耶耶!每次舞者大喊,我就跟著大喊!擠在人群裡大聲吶喊真是痛快!就是給他痛快的:耶!
節目結束後,人潮慢慢退去。啊,多美好的夜晚,天上皎潔明月高掛。剛剛才看完的西班牙群魔亂舞表演,忽地退到了幕後,只剩無法言欲的感動。

我真是喜歡中正紀念堂,我喜歡它,是因為它有個廣大的廣場,因為兩廳院有著漂亮的黃色屋頂外觀、正中央有著藍色的紀念堂。它是一個很適合舉辦藝文活動的場合,它是一個可以凝聚觀眾力量的場合。

廣場藝術節也才舉辦兩年,兩廳院已經辦得有聲有色。多虧這個週末有著意外的好天氣、有著熱情的群眾,讓我不禁期待起明年的廣場藝術節,這真是一個好玩的表演藝術節啊!



連著三天被不同的表演所感動,這個週末,真是莫名的痛快啊!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