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曼哈頓奇緣」時,我心想:這個世界上大概只有迪士尼仍舊信守著”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這樣不切實際的公式。

直到昨晚看了「想飛的鋼琴少年」後,才了解自己錯的離譜。

不只好萊塢,世界各國都熱愛幸福快樂的法則,即使是人間天堂瑞士,也不例外。



「想飛的鋼琴少年」講述天才兒童Vitus的遭遇。

Vitus從小就是天才兒童,才六歲就能彈得一手好琴,之後,連續跳級升大學,成了同學眼中的怪胎。

為了反抗來自外界的壓力,Vitus在一次意外後,假裝摔壞了頭腦,變成普通不過的少年。

直到發現父親面臨經濟上的困境,夥同爺爺炒股票,大賺一筆,改進家中經濟.....。



消費天才兒童的魅力。

這是我看完電影後,浮上腦海的第一個念頭。

有一段戲讓人印象很深刻,Vitus年幼時,一回,父親邀請老闆、同事到家中作客,當時老闆見到客廳擺著的鋼琴,隨口問道是誰在學鋼琴,Vitus母親馬上假意謙虛地說:喔,沒什麼,小孩子學著好玩。

父親為了讓老闆印象深刻,要求Vitus為大家演奏一曲。年幼的Vitus不從,父親遂以半強迫的方式要求他演奏。

鬧脾氣的Vitus一開始故意以單指演奏簡單兒歌,圍觀的客人們,人人面露微笑,心想六歲的小孩怎麼可能演奏高難度的古典樂章。

而Vitus的父母親卻面有難色,覺得尷尬不已。

當兒歌演奏結束,忽然Vitus指尖一轉,原本不甚靈活的小手在鋼琴上飛快跑著,彈奏出音色美妙的樂章。

這時,攝影機鏡頭再度掃過客人臉上的表情,人們從訕笑變成驚訝;而父母親臉上,則滿是藏不住的喜色和驕傲神情。

這場戲處理的很漂亮,只消幾分鐘便看盡大人世界的虛假、暗地較勁。



還有,消費天才。
是的,在觀影的過程中,我們何嘗不是在消費天才?享受神童帶來的那股難以言欲的魅力?

當Vitus單指彈奏兒歌、當客人以訕笑表情看著Vitus父母時,我們不也同樣期待小神童回心轉意,表現高超的演奏技巧,讓客人們明白自己的不足?

這是我對「想飛的鋼琴少年」投出的疑問:導演究竟是同情天才兒童的處境?還是深諳天才兒童的魅力,所以才會一次又一次展現那讓人臣服的鋼琴神技?

而觀眾們呢?在觀賞這部電影過程中,是被Vitus的神技折服?還是同情他的早熟,所帶來的接腫問題???



我原以為電影會在天才與平凡間反覆辯證,帶出更深刻的道德議題。

結果出乎意料之外,劇情反而開進通俗道路上去。



(以下,開始討論到劇情重點喔~~)
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劇情越後面,越讓人匪夷所思,Vitus先是裝傻,騙過專業的醫生、老師、父母、同學,他讓所有人都相信自己已經聰明不再,藉以躲過人們期望的壓力。

接著,當他發現父親有難,馬上投入股票炒作,不但迅速看懂股市的數據,還能短線操作,讓爺爺本來34萬法朗的存款,短短幾天,暴增到五百萬法朗以上!

更厲害的是,Vitus假借父親的名義購屋、成立自己的公司,並透過母親好友的幫忙,收購父親工作的公司,讓父親正式成為老闆級人物。

這還不夠扯,原本只玩模擬飛行器的Vitus,偷開爺爺的飛機,第一次駕機,不但不覺害怕,反而一飛沖天,翱翔天際,飛過鄉野,來到一位知名鋼琴老師家中的草坪,安穩降落停妥。(有沒有這麼厲害??根本是駭客的母體在他腦子裡植入晶片,不然怎麼可能學東西這麼快!!!!)

電影的結尾,依然一臉稚氣的Vitus穿著燕尾服,坐在音樂廳彈奏著美妙的音樂、背後搭配一整組管絃樂團,氣勢磅礡,嚴然是未來值得期待的超人氣鋼琴大師架式。

而他的父母,身著華服,欣慰地看著孩子征服這個世界、征服所有人,他們相視而笑。



嗯,看了老半天我才知道,「想飛的鋼琴少年」不是一部討論教育缺失問題、天才兒童的父母多麼虛榮、神童本人壓力多大....的嚴肅作品。

「想飛的鋼琴少年」只是一則歌頌神童、神蹟的小故事。

讓人匪夷所思的情節發展,難道不像一則童話(神話)故事嗎?

影片出現了大量飛的意境,我以為”高飛”象徵著:少年嚮往天空,代表著他對自由的渴望。

後來才發現,飛在這邊的意境,代表著Vitus的神性、高不可攀、代表他和人群的距離。

他是那個高高在上的人(神),而我們(觀眾)只是地上的普通人。

片中,Vitus故意從頂樓摔下,藉口傷了腦袋變成普通小孩,不正是神墜入凡間的象徵???不就是天女下凡之類的古老傳說變形?!

也就是說,我們觀賞這部電影,其實是在膜拜一個如神般的男人(少年),看著他如何展現神蹟。
那麼,「想飛的鋼琴少年」的重點在哪裡?我有點搞糊塗了。

爺爺和孫子的感情還有務實(雙手)與天才(腦袋)的對比,可供觀眾玩味。

但父子、母子、愛情、友誼面的情感,皆未能有效發揮該有的戲劇魅力,

Vitus父母在這一連串事件後並沒有什麼成長,只因祖上積德,懷了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便能享有他帶來的大筆財富。

Vitus心儀的女孩,能否跨過年齡差距的社會壓力,和Vitus共同生活???電影沒有花篇幅描述女孩的掙扎,草草帶過。

原本和Vitus玩在一起的男孩,片末更全然失了蹤影。

親情面無力鋪陳、天才與平庸的對比也未能更進一步討論,「想飛的鋼琴少年」真的只剩奇觀部份供人回味罷了。



包裝著通俗劇的外貌,讓「想飛的鋼琴少年」成為容易下嚥的小品電影。

帶著童趣、想像、奇妙的氣息,讓電影瀰漫著兒童式的自得其樂。

只是,越來越不相信奇蹟、童話的自己,看完電影後,內心只有世故地想:嘿,待會要回家測試我的姪女、侄子們,畢竟家中出個神童,後半輩子就可以不用愁吃穿,比中彩券還爽快哩,是吧!

(看來,我也是習慣性消費天才的人啊~~)
PS.

1.

劇中飾演Vitus爺爺的Bruno Ganz,曾經在另外一部我喜歡的作品「逐夢鬱金香」出現哩。

當初看「逐夢鬱金香」時,很喜歡Bruno Ganz沈默溫暖的特質,這次看「想飛的鋼琴少年」,這份溫暖的特質依然存在,讚啦。



2.

兩位童星分別飾演6歲(Fabrizio Borsani)和12歲(Teo Gheorghiu)時期的Vitus,哇,看到他們演奏,忍不住覺得:會彈琴的小孩,好令人羨慕喔!!!!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