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人的情緒不但會被大自然影響,而且大自然也希望我們如此…」威勒德佳林



在不久的將來,人類科技以可以藉由改變基因,控制新生幼兒的身高、體重、智力、疾病、甚至年齡,完美的人種不再是夢想,社會體制因此有了轉變,自然生產的小孩,一出生便被歸類為下等公民,而透過基因科技的人類,則佔盡優勢,享有高等公民權力。

文生安東,一位夢想旅行太空的〝次等〞公民,為了進入太空總署,遂和一名擁有優良基因的人類〝傑隆〞交換身分,對文生而言,傑隆和他是完全不相等的兩個世界,他假扮傑隆,進入太空總署,由於其優秀表現,終獲准登陸太空,卻在同時傳來一宗檢察官謀殺案,展開調查的警署,在屍體上採集到了一個不屬於上等世界的唾液,一個不完美人種的DNA,文生的身分在此時遭到嚴重質疑…



The not-too-distant future........

「千均一髮」是個預言故事嗎?當科技發展到了極致,人類和上帝爭權的情況也愈形嚴重,為了美好的未來,科學不斷地發展,甚至扼殺/開發了人類的潛能?

什麼是自然?這是電影最大的疑問,藉由基因控制,所有的父母都得到了他們心目中理想的孩子雛形,這樣高度發展的社會,是一個怎樣的社會?影片不斷藉由主角文生丟出問題。

文生等同於傳統社會的價值觀,相信人定勝天的理論;而他的弟弟安東尼,則代表了科技,生活的一切皆按步就班,沒有意外,一步步地朝一個從小就指定好的方向前進,沒有阻礙、沒有困苦,卻也同時喪失了人類求生存的動物本能。

本能!這又是一個值得探索的字眼,就像是家禽待在人類環境過久,一旦放生後,反而喪失了求生的能力,而基因人會是那個溫室花朵嗎?安東尼半途而廢的泳程是否代表了基因人的極限?

和文生交換身分的傑隆是另一個有趣的人物,他的基因優良,各方面的體能都堪稱頂尖,這樣優秀的人才為何會選擇自殺?筆者指的自殺可不是片尾的自焚,而是他和文生坦承自己的殘障並非意外的車禍,而是自殘行為。

一個驕傲自大的基因人,因為無法承受外在壓力而選擇結束自我生命,對比出文生為了自身理想奮鬥的衝勁,又是一個反差的對比,生命的意義之於基因人,反而像是一紙生活安逸的保證,卻禁不起一點摧殘。



這是部乾淨的影片,讓見血的紅色在電影中有著不可逼視的冷酷,場景總是乾淨地叫人感受不到一絲溫情,一根頭髮、人體的皮屑、唾液、眼睫毛…每一個身體上的小東西,都是辦別身份的利器,卻同時也是造假的必備要素,導演質疑的,是這些基因數據的背後,是否全然可信?

堅稱自己基因內絕無暴力因子的總督,可以為了自己的理想殺了對他有害的檢察官;而文生自小被宣稱活不過30歲,依然存活下來。讓人聯想起電影「侏儸記公園」裡母恐龍自行繁殖的理論:Life will find its way.....

對於這麼一部高概念的影片,不禁令人好奇導演是何許人也?看過「楚門的世界」嗎?該片的劇本便是出自本片導演Andrew Niccol之手。「千均一髮」的劇本同樣由Andrew負責創作。這兩部片子有著創作上相似的特點:「楚門的世界」中,美好的假象是否真的適合楚門生活?或說適合人類生活?活在虛構生活下的楚門,最後還是逃開了完美的虛構世界;一如「千均一髮」中,科技創造出完美的基因人種,卻仍擋不住亟欲突破者如文生的反抗;而傑隆則像是消極版的楚門,選擇死亡來逃避看似完美的生活。

人類代替上帝給了這兩個人一條光明大道,依然無法控制個人的意志與想法…想來,科技之於人性還是渺小的啊!

可惜了這麼一部有趣又精彩的影片,當年台灣並沒有做商業映演,其實這部影片的演員很有來頭,包括氣質出眾的伊森霍克(「春風化雨」、「愛在黎明破曉時」)、鄔瑪舒曼(「黑色追緝令」、「蝙蝠俠-急凍人」),外加因為「天才雷普利」而受到美國影壇高度注目的裘德洛。而電影的配樂更是精彩,擔任配樂的是Michael Nyman,還記得這位作者的「鋼琴師和她的情人」,充滿新世紀古典風格的音樂,恰如其分地和「千均一髮」的影像有著絕佳的呼應,Michael的樂章完美呈現電影中新世代的冷峻感受,平靜樂章下蘊藏地,豈止是一份無法抵擋的衝動!

「千均一髮」完成的多年後,控制基因的科技也尋得出路,報紙上的科技新知不再只是複製羊桃莉,如今我們很有可能步上電影所預見的世界,怎不令人心驚呢?究竟是影片給了科學家靈感?抑或是潮流的無法阻止?只待時間證明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