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克魯斯主演的征服情海裡有一折戲,是他跟芮妮齊薇格搭電梯,一對聾啞情侶在電梯中比著手語。

當這對聾啞情侶離開電梯後,湯姆無意的說:不曉得他們在談什麼。

芮妮答腔,她說那個男孩對女孩說:You Complete Me你讓我的人生變得完整。



You Complete Me。



人,總在尋找生命中的完整。好萊塢電影反應人生,提供了它對完整的看法與定義。



麻雀變鳳凰裡,李察吉爾有錢有權,生活衣食無虞,卻依然感到空虛。直到他遇上阻街女郎茱莉亞羅勃絲,人生才起了變化。原來,快樂,不光有錢就能獲得,心靈的寄託,才是重點。茱莉亞填補了李察空虛的心靈,她完整了他。



西雅圖夜未眠裡,梅格萊恩有成功的事業、有好脾氣的未婚夫、有美好的家庭,看似完美的無從挑剔,可是,當她在廣播中聽到湯姆漢克說著對亡妻的思念,她動心了,她想看看這個癡情的男人究竟是誰。

有趣的是,不只梅格萊恩動了心,全美國幾千幾百個女人都跟著動心,湯姆漢克一夜之間收到來自全美各地空虛婦女的信件。

空虛,原來是世紀病,銀幕上的男女苦無心靈依靠,銀幕下看電影的我們,也不遑多讓。



羅密歐與茱莉葉,宣示人們為了讓生命完整,所需付出的代價。兩個世仇家族的怨恨,造成一對年輕生命的殞落,結尾,再多的悔恨,也喚不回消逝的靈魂。

為求愛情完整,不惜玉石俱焚。羅密歐與茱莉葉的死讓生命更完整?還是反而造成更多的不完整缺憾?



斷背山裡,傑克和艾尼斯的悲劇收場,原本該是遺憾,可是,當銀幕上出現兩人相疊的襯衫時、當傑克的母親,看似理解的寬容時,觀眾心裡獲得了滿足(救贖)。

當愛情不能成全,親情,成了彌補缺憾的重要力量。斷背山用父親跟女兒的對話做結尾,即是這個道理。



窈窕老爸裡,父親一心想要變性成女人,影片前半段,他不斷告訴觀眾,只要開完刀,他的人生就會完整。

外在的完整,是不是內在的完整?

當父親遇上失聯已久的兒子,當兩人展開一段半強迫性的旅途,為人父親的責任和道義才油然而生。

片末,兒子逃家,父親開完刀,醫生問他,終於開完刀,你應該很開心吧?

父親卻潸然落淚,他指著自己的胸口說:好痛。

當生理的痛苦再比不上心裡的痛,這樣的人生,就不會是完整的。



鋼琴師和她的情人中,女主角藉著鋼琴和外界溝通。當她的先生發現太太跟別人有染後,憤怒地砍斷女主角的手指,做為懲戒。砍斷的手指,既象徵她和外界的失聯,也象徵她人生的缺憾。片尾,女主角離開丈夫,回到她情人身邊,銀幕上,她笑著,依然彈著鋼琴,手指上,多了一截金屬指頭,金屬是冰冷的,但心裡,卻是溫暖。



親親小媽裡,重病的母親用剩餘的時光,傾力維持兒女和繼母的關係,她用無私的愛,換來兒女成長過程裡,無虞的親情。這是成全大愛裡的完整。



漆黑戲院,亮白的銀幕上,搬演著各種不同的〝你讓我完整〞戲碼。

銀幕外的我們,也同樣在找尋生命的完整。我們害怕悔恨、害怕遺憾、害怕缺憾。每一步都希望走的踏實穩健。

但生命卻不像兩個小時的電影,有著脈絡可循。命運它複雜的叫人難以理解。

家庭、情人、友情,不同的選擇,考驗著人們的智慧。如何取捨,成了生活裡,一個龐大的主題。



朋友、家人、愛人,You Complete Me!!!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