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香功堂今年有幸參與第33屆金穗部落格達人推薦獎的評選,50部入圍影片,總類涵括劇情、記錄、動畫、實驗電影。
看完全部入圍影片,有驚喜有感動,水準頗整齊。
日後會陸續放上我對這些作品的觀感,計有:
「金穗動畫」、「金穗劇情」、「金穗記錄」、「金穗實驗+學生實驗」、「金穗學生劇情」、「金穗學生記錄」、「金穗學生動畫」等7篇文章。
我的評分方式為:
特別推薦(該類別我高度喜愛的影片)
推薦(該類別我頗欣賞的作品)
可以一看(拍的不差,但少了點打動我的力量)
無法感動(嗯,就是看完沒感覺的作品)
私心推薦(在50部作品中,僅有一部影片列名這個欄位,它拍的不是特別好或出色,而是有種魅力,讓我觀賞時,心情極度愉悅!)

第33屆金穗獎入圍影展將於3月18日~3月27日在誠品敦南店與台大集思會議中心舉行映演,4月起則將巡迴全台各縣市。
金穗33官網:http://www.movieseeds.com.tw/
金穗33部落格:http://gha33.pixnet.net/blog

金穗記錄-01.jpg

特別推薦:

《帶水雲》製片:蔡之今   導演:黃信堯
雲林口湖鄉,位在沿海最南位置,常受淹水之苦。海水吞噬土地,自然吞噬人力。
水鄉澤國,移動沙洲,繁華鄉鎮逐漸沒落;逝人古墳,趕緊撿骨移往他處;筆直道路,長年沉入水底,魚兒游過路面。
《帶水雲》一片,沒有廝聲力竭的喧擾、沒有抗議自然反撲、沒有抗議人為破壞、也沒有抗議生活的不便與困擾。
它只是安靜地記錄下這個鄉鎮的不同光景,或許是綠色的田埂、或許是藍天下的紅蜻蜓、或許是傳統習俗的維護、或許是雨過天晴,道路再次消失在漫過田埂的海水中,飛鳥們飛過水面掠食,遠處,天空雲彩,從藍轉紅,從明亮轉灰暗。
土地不斷變化著面貌,生活其上的人與物,永遠都在適應。
造路,方便行走;路消失了,就讓給其他生物吧。沒有人是真正的當家,只有不斷妥協與融入的生命。
《帶水雲》是一部有點感傷,卻又美地令人屏息的紀錄片,它的安靜,正是它的寬容。

金穗記錄-02.jpg

《軍教男兒:台灣軍士教導團的故事》製片/導演:郭亮吟

《軍教男兒:台灣軍士教導團的故事》用戲謔口吻,訴說一則荒謬的歷史故事。
1950年,台灣政府發佈徵召令,男兒要當兵。
政府說,當兵是為保家衛國,第一批自願入伍者,將成台灣軍隊未來的幹部,提早報名才有此優待喔。
自願與否,有何差異?自願當兵者,有優惠;沒志願,就抽籤,抽去哪,沒人知。(恐嚇兼利誘,這招數,數十年不變!)
一群20歲左右的年輕小夥子當大兵,入伍前,鄉鎮公所都會派人去車站歡送,好不光榮啊,可爸媽爺奶通通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誰知道孩子還回不回的了家。
男兒進了部隊才知道,哎喲,原來沒有吃好又住好,六個人圍著小桌子啃飯菜,好不辛苦。政府不是說會住在美軍宿舍、吃美國人的食物嗎?原來唬弄而已啊。
男兒進了部隊才發現,這裡有人講國語、日語、台語、原住民語,翻譯滿天飛。可是,沒人歧視誰,沒人討厭誰。部隊裡,大家都有苦,彼此相互照應,誰管你本省、外省、原住民來著。
當兵六個月後從部隊畢業,下鄉教導農民組農民兵,沒人知道到底該教農夫啥東西,一群人傻傻晾在鄉鎮等政府進一步命令;後來韓戰爆發,傳聞會派兵幫韓國打戰,千百少年仔紛紛逃兵。
面子掛不住啊,政府又說:只要在規定時間內回營,就能免於牢獄災。
晚回來的士兵呢?關上幾月禁閉、延長兵役做懲罰。
軍士教導團的幹部們,乖乖當了一年八個月的兵,政府經費拮据,發不出薪水,怎辦?發個命令給幹部們,全部辦「歸休」好了(當滿兩年才能退伍)。
歸休,啥意思?就是還沒退伍,隨時徵召、隨時歸隊。(留職停薪這招,以前就有啊?)
這下好了,拿的不是退伍令,工廠、商家不敢雇用,誰知道你哪時又要歸隊勒?只好打打零工過活。
怎麼都沒人抱怨政府的爛政策?剛巧碰上白色恐怖,人人景仰的孫將軍被抓起來軟禁,唉,連將軍都被軟禁,小下士抱怨幾句,大概被砍頭吧。
「當兵打戰不恐怖,上戰場光明磊落,沒啥好怕;但是白色恐怖,那真的很可怕。」老兵回憶道。
就這樣,時間一年年過去了,這群歸休的幹部們,始終等不到他們的退伍令.....。

有人說,喜劇最是殘酷、荒謬。
這差不多是我看《軍教男兒:台灣軍士教導團的故事》時的感觸。
多麼荒謬的時代,讓人感傷、讓人無奈,卻又讓人忍不住笑了出來,帶淚啊。
人們笑看當年的荒謬,可現在的我們何嘗不仍活在一個荒謬的年代?
時代確實改變了,徵兵變募兵、人們可以批評總統、可以上街遊行,爭取自己的權益云云;可是時代又確實沒有改變,對人民恐嚇兼利誘的手段,始終存在、不公平的事件、不公平的法案,也仍舊存在著。
「時代潮流如果將你捲入,你一個人的力量,怎麼掙扎,也沒有辦法,那個就是命運,這就是我們的青春....。」聽著劇中仍在等待退伍老兵的話語,心中不禁一陣酸啊。
不管生在哪個時代,平凡如你我的人們,都免不了被時間大河給推動著吧。
人們的思考模式、觀看事情的角度,絕對會被當下時代氛圍影響著,只是,當我們笑看《軍教男兒:台灣軍士教導團的故事》的荒謬時,我們是否會更警惕、謹慎地,檢視著現下生活的這一刻?

推薦:
《Kawut na cinat’kelang划大船》製片:林建享、萬蓓琪   導演:林建享
一群人一起完成一件事,最是熱血啊!
2001年,達悟族人為台中博物館打造一艘拼板船,船造好後,族裡長輩問道:有了大船,怎麼不划?
一句話,牽引出新的想法:何不造一艘大船,從蘭嶼一路划向台灣?
然而,造7人槳大船,是禁忌(傳統只有五人槳);幫台灣人造船,也是禁忌;划船到台灣,更是禁忌.....。
傳統與禁忌,達悟族人一方面違背傳統造船,一方面又遵循傳統為船、為划槳者、為所有族人祈福,希望他們的作為不會受到懲罰。
《划大船》看地我滿心感動啊!
違背傳統是為延續文化,是為讓拼板船文化受到重視,是為跟台灣民眾交流;維護傳統本來不易,從舊有文化提煉新的生命力,更需無畏的執行力。
《划大船》的趣味也在此,為讓更多人了解達悟族的文化而掙脫傳統束縛,卻又因為傳統遭到挑戰,反而更用心去維護心裡的平安,像似圓形,離開了一個點,最終又回到原點。

《想念的方式》製片:黃嘉源  導演:黃嘉俊
88風災,帶走許多人的性命。
玉米,一名國中女孩,許多同學都在風災中喪生。她難捨好友蚊子不幸喪生,夜難成眠,遂將心裡的話,訴諸文字,寫成一封封的信,寄給天國的好友們....。
《想念的方式》的導演無意討論風災的原因、無意討論災後重建或政府相關措施等等等。
它僅透過女孩之口,訴說心底的感傷、訴說思念之情。情感真摯、樸實而動人。
忍不住想,若導演能同時記錄多人的《想念的方式》,影片格局和力量,應該會加倍大吧。
《想念的方式》有兩段讓我好感動。
其一,玉米一一指出畢業照上過世同學的身影。這麼多的同學、好友同時離去,心底的震撼,該是如何地龐大啊。
其二,玉米將寫給好友蚊子的信燒掉後,導演安排手繪動畫的蚊子將信拾起閱讀,然後,她默默地將手搭在玉米肩上。這一刻好煽情卻也好溫暖。
這是導演送給玉米的安慰,也是玉米夢想的實現吧。逝去的好友們,都在另一個世界,活的更好、更開心。

可以一看:
《Family》製片:楊仁佐   導演:蔡瑭仙
面對親人驟逝,該有怎樣的態度?
有人傷痛,一蹶不振;有人化悲痛為力量,期望在親人生命終結之後,仍能為社會奉獻最後的力量。
《Family》記錄一個家庭,父母在孩子過世後,決定捐出大體作為研究。
父親說捐大體不是出於大愛,對他來說,延後孩子入殮的日子,反而給了他時間去安撫傷痛。
從孩子過世到後來躺上解剖檯子、到火化、到父親捧著骨灰帶孩子遊校園、到最後返家.....。
不管能力多大,我們終會返家,返回親人的懷抱。
《Family》的動人力量,來自父母親對孩子的不捨、也來自對生命的尊重與接受。

《聖與罪》製片:韓良露   導演:朱全斌
作家透過寫作,抒發對生活的看法,記載歷史的某個塊面;當作家不再創作、老去、甚或逝去,其文字反過來成了架構作家的人、生活與思想憑據。
《聖與罪》用交叉剪輯的方式,一邊談陳映真老師的人,一邊解構陳映真老師的創作,慢慢地,創作與人,再分不開。
在陳映真老師的文字裡,我們看見時代/政治的演進,不同的政治時空、不同的創作自由,便有不同的文字密度。或隱諱。或彰顯。或積極。或消極。
《聖與罪》以流水帳方式,讓觀眾循序漸進了解陳映真老師的生平,並透過好友、評論家對其作品的解析,揣測與解讀陳老師創作的理念與心境。
可惜的是,片長約1小時的《聖與罪》,篇幅不足以將老師的一生講地通透,有點碎散的記事,拼組出來的人物印象,仍是淺薄而著力不深。

無法感動:
《無邊奔流》製片/導演:劉建偉
《無邊奔流》記錄畫家林惺獄的人與畫,人的觀感反映在畫作上,而畫作,映照出一個時代的氣息。
創作者有意或是無意藉畫作抒發心境?是單純表現美感、或有必要賦予作品某種意義?
《無邊奔流》有一段情節,我甚覺有趣。畫家旅居他鄉,跟國外政府申辦中西畫家交流展,馬上獲得認同;反觀在台,想要辦展得上呈許多文件、打通許多機關,才有機會實現心願。
後來,畫家搭機返台,飛機遭俄國軍方攻擊而迫降,幸好他死裡逃生。
返台後,新聞媒體大肆報導這起意外,林惺獄先生原想在台灣辦藝術家交流展的心願,馬上水到渠成,順利獲得政府許可。
藝術永遠不會是單純的藝術,藝術,還包括商機、包括名望、包括其背後是否有著動人的戲劇性。所以,人們欣賞梵谷畫作的同時,其實也深被其瘋狂的行徑所吸引吧。
《無邊奔流》於我,是部可惜了的影片。
雖有大量林惺獄先生的訪談、也呈現畫家不同時期畫作風格的轉變、還談到創作當下的心境(白色恐怖、戒嚴等),辯論出藝術與生活、生活與政治、藝術與政治間,相互影響交錯的影響云云。
這些點都很有意思,也都可以挖出更多的閱讀趣味,可惜,每個論述幾乎都點到為止。而且剪接、敘事亦嫌紊亂,看完這部影片,我對林惺獄先生的印象,幾乎皆出自他本人之口,但....導演的觀點呢?他怎麼看待這位創作者?為何他想要記錄林惺獄先生?不得而知。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