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除夕夜團圓飯,方桌從角落移至廳堂,老哥說:「電視開著吧,有點背景聲音總是好。」
年夜菜陸續端上桌,姪女、侄子、老哥、老媽,輪流催促著嫂子吃飯。
終於,大夥齊聚桌前高喊新年快樂,舉杯慶賀。
飯桌上少了老爸,人在台中孤獨地上班著;還有嫁出去的老姐,陪著婆婆一家相聚守歲。
說是團圓,仍缺了角,多少有些遺憾。我想,嫂子的家人或也有相同感受吧。

 01-IMG_5787.jpg

二,
家人在初二那天團聚,大夥告別灰濛天色的台北城,來到陽光燦爛的台灣南端,拜訪屏東海洋生物博物館。
首次造訪海生館,印象極為深刻,大面積的透明玻璃映著熱帶魚身影,紅的、黃的、藍的、短嘴的、細長嘴的…色彩繽紛又種類繁多的魚群,讓人看地眼花撩亂。
進入海底隧道,見兩頭巨大白鯨從頭頂上方游過,帶笑的神情,就著浮標玩耍嬉戲的身影,著實可愛迷人;有著長尾的魟魚擺動柔軟雙翼自遠處緩緩游到眼前,動作優雅彷如漂浮太空,魟魚令我想起電影《無底洞》裡的外星嬌客,也讓我想起命喪魟魚尾刺的動物頻道主持人Steve Irwin。美麗而又致命的生物;魟魚剛游過,藍灰色身形配上搶眼白斑點搭配白腹底部的碩大鯨鯊緊接著進入眼簾,悠游過擠滿遊客的窗前,大人小孩的驚嘆聲此起彼落響起。
不禁感謝海生館網羅總類豐富的深海、淺水魚類,讓我們無需潛水也能見識海底世界奇景;一方面又擬人化地想像魚兒心情,一輩子悠游於受限的觀賞空間,儘管無需擔心食物短缺問題,卻也毫無自由可言。這究竟是幸或不幸?
有人說魚兒的記性僅有數秒,應該不太清楚自身的處境為何;生活在魚缸外的我們,是否也跟魚兒一樣,受困而不自知?

02-IMG_5617.jpg

03-IMG_5709.jpg

04-IMG_5770.jpg

05-IMG_5773.jpg

06-IMG_5739.jpg

07-IMG_5806.jpg

來到墾丁,不免俗要去舊城門走走~~

08-IMG_5866.jpg
大叔的山豬看起來很美味!

09-IMG_5820.jpg

小侄子永遠這樣歡樂就好了!

三,
塞車,是年節出遊的必備菜色。初四返家,從南投回到台北,開了近8小時時間。
一路上車子走走停停,老哥不斷吃東西喝水保持清醒;嫂子,姪女和侄子大半時間都呈現昏睡狀態;我的屁股則隱隱作疼,猜想長時間坐著,遲早會得痔瘡吧!
每年出遊,我總會在姪女、侄子身上讀到一些變化,當年那個窩在我房間打轉的姪女,如今已是國一女孩,雖然愛撒嬌的個性沒變,不過她越來越安靜,越來越沉浸在 ipod的音樂中,鮮少跟我交談囉;小毛頭侄子倒是沒啥改變,總是對許多事情感到新奇與興奮,累了的時候,會躺在我的肩膀或腿上呼呼大睡,看著侄子熟睡的臉龐,我知道這孩子持續長大著,再過幾年,這樣的親密也會生出疏遠距離。
年紀漸長,越明白改變的無法抵擋,也越明白當下時刻的珍貴。
初五夜晚全家團聚用餐,餐後老姐的女兒繞著餐桌跟大夥玩遊戲,一個接一個,小姪女玩的開心,笑聲感染飯桌上每個人。
那一刻,我看見老爸老媽臉上幸福的表情,心底卻頓時升起一股不捨情緒。
忍不住悲觀地預想再隔幾年,當姪女、侄子們都更大些,他們會有自己的朋友圈,會有自己的小世界,或許每到過年過節,仍會找時間與家人相聚,但我們不會再是他們生命中的唯一;一如我們不會再是父母生命中的唯一般。
我的不捨是害怕小侄子、姪女們歡樂喧鬧的笑聲慢慢褪去時,老爸老媽臉上的幸福表情也會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過於喧囂的孤獨.....。

4,
去年年節,電影配樂大師John Barry病逝;今年年節,影像沉靜、詩意的電影導演安哲羅普洛斯則因車禍意外過世。
想來,所有的歡欣鼓舞,總有一絲憂傷。
R.I.P Theo Angelopoulos,一路好走。

10.jpg  
再見了各位。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