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台北電影節的國際青年導演競賽已於昨晚(7月3日)頒發,總共頒發六個獎,分別是痞客邦和台北電影節合作的部落客評審會外獎、觀眾票選獎、評審團增設兩個特別提及獎、評審團大獎和最佳影片。

痞客邦和台北電影節合作的部落客評審會外獎,我會在下一篇文章中談到,先來看看評審和觀眾們選出的作品有哪些吧。
首先,觀眾票選獎由瑞典出品的《直搗上流的女孩》獲得,特別提及獎有兩部,一部是許肇任導演的《甜.祕密》,還有一部是丹麥作品《毒派兄弟》。

《毒派兄弟》

我挺喜歡Michael Noer導演的《毒派兄弟》,運用大量手持攝影營造真實感,帶領觀眾深入底層生活,目睹一對兄弟在金錢和毒品的誘惑下,一步步走向無法挽回的悲劇結局;由於丹麥當代年輕人難尋工作,只能靠偷東西再轉手賤賣維生;握有毒品、金錢與武器的幫派,只需讓年輕人吃點甜頭,他們馬上成為組織底下一枚有力棋子,幹起更暴力也更大宗的案件;影片除聚焦丹麥「北西區」(原名《Nordvest》指的正是「北西區」之意)的亂象,還透過黑幫老大畢雍一角,將兩兄弟彼此照應卻 也彼此較勁的心情給描述的細膩有味,那該是變相的父子關係/追求認同的渴望吧,眼看畢雍稱讚弟弟打拳比哥哥還有力,哥哥臉上一臉嫉妒,而後畢雍親自教導哥 哥用槍,換成弟弟一臉羨慕,畢雍不虧是老江湖啊,懂著操弄兄弟倆的競爭心結,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沒有配樂、沒有花俏影像,《毒派兄弟》有的是硬派劇本與寫實氣味,劇中演員各有精采表現,尤其飾演老大畢雍的Roland Møller,舉手投足都是霸氣,他和本片男主角(飾演兄長的Gustav Dyekjær Giese)聯袂出席映後座談會,觀眾問他如何揣摩角色,他說:「導演很信任我們,很多對白都是即興發揮;另外,我以前是混道上的」,喔!!!!!!這樣我懂了。

看完《毒派兄弟》後,問了男主角關於丹麥「北西區」的問題;寫文整理筆記時,發現我有另外一個問題想問,就是片中兄弟倆坐在路邊喝紅牛(提神飲料),喝完後哥哥把紅牛丟到地上,鏡頭花了長時間對準著鐵罐,看它慢慢滾下陡坡,嗯,這是置入行銷,還是別有用意????


《毒派兄弟》映演場次:
http://www.taipeiff.org.tw/Program_s.aspx?FwebID=f42c6212-7c25-438a-89c5-2320353cbad5&SubID=21&FilmID=35&p=2



《寶貝對不起》獲得今年台北電影節的評審團大獎,相當於第二名的位置喔;對於這個結果我既訝異也讚賞,相當有膽識的選擇,因為這部影片完全沒有好萊塢式的溫馨與溫暖,多的是對不成熟的孩子與家長的大力批判!

十七歲少女娜塔莉亞育有一子(安托胥),年輕貌美的母親跟她說:「我要搬去柏林工作,房子留給妳和妳男友住,我每個月會寄生活費給妳。」;娜塔莉亞抱怨著 說:「可是我不想和他定下來啊!」;迫於無奈,娜塔莉亞只好試著和成天只知玩滑板做樂的男友庫巴共同生活,他們有過一段快樂時光,可惜兩個青少年的心不安 份,既想當個好父母又想趁年輕時好好享受生活,倒楣的安托胥只好不斷吸著父母與朋友們的二手煙或直接送往樓下鄰居家寄養,無法出言抗議......。

觀賞《寶貝對不起》,我的情感面極度排斥這部作品,完全無法原諒劇中年輕父母只懂生小孩不懂照顧的自私、無法認同娜塔莉亞之所以想要孩子,源自她感覺不受母親疼惜與接受,所以才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兒子的幼稚心態、無法忍受男女主角的家長或娜塔莉亞或她的友人,全都在小朋友身邊狂抽煙的誇張行徑!
然而,我的理性面卻是小小讚賞《寶貝對不起》的處理方式;它讓我想起是枝裕和導演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前面2/3的脫軌與失序,都在累積最後20分鐘 的爆點,讓人看完既是驚訝、憤怒卻又無奈;《寶貝對不起》無意拍出《鴻孕當頭》般的清新勵志小品,導演Katarzyna Roslaniec旨在控訴,藉劇中不同角色的問題,如娜塔莉亞母親逃避照顧女兒責任、娜塔莉亞渴望成為模特兒,卻因為多了個小拖油瓶而難以實現、安托胥 的父親還未成年,整天只想打砲玩樂等等,皆是促成影片最後「結果」的原因之一,《寶貝對不起》讓觀眾看見真實人生不若好萊塢電影的歡笑、淚水、大和解,它 悲觀的告訴觀眾,如片中荒誕的悲劇絕非個案;尤其那神來一筆的結局,將人的魯莽與自私與樂觀與盼望全都說盡了(給予自己一個彌補過錯的機會,或是另一個悲 劇的開端?);《寶貝對不起》不是討喜的作品,但它確實有著讓人省思的力道。

《寶貝對不起》映演場次:
http://www.taipeiff.org.tw/Program_s.aspx?FwebID=f42c6212-7c25-438a-89c5-2320353cbad5&SubID=21&FilmID=29&p=1



《綁架練習曲》

今年國際青年導演獎的第一名是《綁架練習曲》,嗯,這個結果讓我更意外了,我個人不特別欣賞,但還是恭喜《綁架練習曲》順利拿下最大獎喔。

一對雙胞胎兄弟在安息日綁架富二代女孩,要脅女孩家人交付15萬元贖金好幫助自己父母解決家裡的經濟困境,怎知女孩家人是虔誠教徒,安息日(星期五、六、日)不接電話來著,由於哥哥週日就得返回部隊報到,沒錢可拿的綁票案該怎麼解決?

《綁架練習曲》讓我看得頗糾結,我喜歡影片節奏、喜歡演員、喜歡導演呈現家人間相互疼惜卻也各自隱瞞彼此困境的體貼與不願麻煩他人的性格;然而,我不喜歡看一 名女孩被綁架時,緊張而絕望的吶喊之際,觀眾卻哈哈大笑出聲的反應;我也失落於導演沒有進一步闡述男孩的家庭困境,沒有把格局從男孩的家庭問題擴大到社會 普遍存在的貧富差距,沒有透過男孩鹵莽行事討論社會中產家庭階級逐漸崩毀的現實(反而是映後座談上,出席的女演員有提到以色列的貧富差距問題);我甚至對影片結局有著兩樣衝突矛盾觀感,我喜歡「幻滅是成長的開始」式結局,暗示不同階級間永遠存在沒有結果的循環報復;但我也討厭「幻滅是成長的開始」式結局, 因為片中沒有琢磨太多雙胞胎兄弟的家庭和社會間的緊張關係,所以我始終無法同情他們後來的「蓄勢待發」,對我來說,本片真正的受害者是被兩兄弟綁架的女孩,她之所以成為受害者,只因為自己父親有錢、她之所以成為受害者,只因為經濟困頓的兩兄弟用武力強迫經濟優渥的女孩;影片結局,大家似乎都很在意男孩們 的傷心,但好像沒有太多人在乎一個綁架事件會在女孩心裡留下多麼深刻的陰影與創傷。

《綁架練習曲》映演場次:
http://www.taipeiff.org.tw/Program_s.aspx?FwebID=f42c6212-7c25-438a-89c5-2320353cbad5&SubID=21&FilmID=37&p=2
台北電影節官網資訊:http://www.taipeiff.org.tw/Index.aspx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