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人創造的東西。人是什麼?是上帝創造出來的嗎?還是人與人創造出來的?我所擁有的是生命、精神、插入栓?那是精神的容器,靈魂的寶座。這是誰?這是我。我是誰?我是什麼?我是我自己,這個物體就是我自己,這是我的樣子。這是眼睛看得到的我,可是我覺得我不是我,很奇怪,感覺身體快要融化,我漸漸不認識自己。我的外型逐漸消逝,我感覺到不是我的存在。」

2000年,地球遭受名為二次衝擊的巨大災難,造成無數死傷,地球聯合政府發表聲明說是隕石撞擊地球所致,背後卻有不可告人的祕密;2015年,14歲少年真嗣接受神秘組織NERV徵召前往第三新東京市,成為巨型人形生物兵器EVA初代機的駕駛員,與零號機駕駛員零和貳號機駕駛員明日香,攜手對抗名為「使徒」的異生物...

日本經典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於Netflix上線,趕忙找時間補上,看到目瞪口呆,原以為會是男孩與女孩與巨型機器人的明亮歡樂作品,沒想到內容如此黑暗、暴力、血腥與哀傷,跟我預期的完全不同;網路上有不少關於《新世紀福音戰士》的精闢解析,大家可以去找來看;我無力解析這套作品(宗教與神學),只能雜談幾個喜歡的點。

(底下會有關鍵劇情討論,請斟酌閱讀)

其一,《新世紀福音戰士》表現手法大膽且極富實驗性,可以理解這套作品當年為何會在日本引起轟動,將生物與機械、宗教與信仰、心理學與哲學、軍事戰術與政治驚悚等元素結合一起,十分特別;不過影集最後幾集應該有讓不少觀眾崩潰吧?最難解(也最難克服)的謎從來不在外太空,而是人類內心深處崩壞的小宇宙。




其二,從宗教信仰角度切入講人心的空虛與寂寥太有意思了,人們渴望宗教、創作、戰爭、權力、愛情、友誼等,都是想要填補內心的空缺,人類原來是就是不完美的存在。

其三,「過度堅持原則很辛苦,特別在人群中,感覺到自己變髒的時候,你就會明白。」《新世紀福音戰士》有不少對白寫入我心坎裡。

其四,沒有千篇一律的攻擊手法,每一個使徒的樣貌與侵入方式都不同(角色設定很有想像力),對付的方法也不盡相同;第九集,個性不合的真嗣和明日香為了擊敗具有分裂能力的使徒,必須聯手合作,同步攻擊分裂使徒;為完成任務,真嗣和明日香接受默契訓練,務必關鍵62秒內做到完全同步;首先,這場戲的動畫與真實時間同步進行,非常厲害;再者,使徒擁有A.T力場,類似防護罩功能,可以將人類攻擊屏蔽於外,動畫裡的A.T力場,影射的其實是人心,人與人之間因為防備、互不理解、或愛恨糾葛等,而建立起一道道屏幕(拒絕對話的空間),性格天差地別的真嗣與明日香的聯手合作,述說的是人類心靈確實有可能契合(共同目標),只是這樣的理想狀態,只存在特定目的與情境,人與人最終還是會因為彼此的異而產生縫隙與齟齬

其五,《新世紀福音戰士》有讓我想起《阿基拉》以及同時期的《攻殼機動隊》,關於末日、被選定的能力者的悲情、成人世界的狠毒之必要、還有靈魂與複製人的關係等;《新世紀福音戰士》第18集把生存的險惡與道德問題拉到一個制高點:救一個人或救全世界的艱難決定,這一集翻轉了真嗣早前的信仰(從絕不隨意犧牲他人變成為了迎合群體需求而犧牲他人,這是真嗣的「成長」或是「學會成人世界的規則」?),看見道德的曖昧與衝突。

第19集進一步談及「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題目(再次將真嗣推向崩潰邊緣),同時腦洞大開,機械與生物界線的模糊,真嗣精神被逼到瀕臨崩潰邊緣,他的獸性(天性?)被激發出來,EAV能力復甦,殘忍殺害並吞噬使徒,究竟是好或壞(簡直像是在看戰爭裡的虐囚事件);第20集進一步拋棄人的肉體,直接探討人的意識(靈魂)的成形;完全可以想像24年前的觀眾看到這三集時,內心應該震撼到下巴掉下來吧,擺在2019年的今天,這三集依然非常高水準,完全不過時!

其六,「真嗣或許不擅長交朋友吧,你聽過刺蝟困境嗎?刺蝟很難彼此相互取暖,他們之間靠得越近,越會被對方的刺刺傷。人類也是同理,或許真嗣現在不想冒這種風險,是因為害怕受到傷害。」

《新世紀福音戰士》有神秘使徒、EVA、複製人等科幻神話情節,但看完全部26集才發現,這其實是一部「心理諮商」動畫,每個角色的心都生病了(寂寞、膽怯、自我否定、戀父戀母情結),角色透過與人的互動、自我對話、以及與使徒的對戰(使徒是恐懼的實體化),逐漸剖開各自內心潰爛的傷口;《新世紀福音戰士》最後兩集,讓人有些錯愕,前面鋪了好多的哏,以為會收得驚天動地,結果有點反高潮(聚焦在人而非事件),專注分析真嗣的心理狀況;一方面卻也覺得最後兩集很有意思,看似單純的角色性格分析,其實都可以拿來反思我們與自己與他人的關係(第26集關於羈絆與自由以及平行時空/不同選擇的闡述很有意思)。

很喜歡眾人對真嗣說的話(看完劇場版,覺得這一切應該是在彼此已經融合的意識中進行):『認為現實醜陋和痛苦的是你的心。你的心將現實當作了事實。看待現實換個角度、換個立場…只要稍有不同,心中會產生很大的變化。有多少種人就有多少種事實。但是對你來說,事實只有一個,是由狹隘的世界觀而創造,為保護自己而修改過的資訊,是被扭曲的事實。一個人的世界觀是微不足道的。但人只能用自己狹小的標準衡量事物。人只會依照別人給予的事實看待事物。晴天心情好。雨天憂鬱。因為被人灌輸了這樣的概念,就開始這麼認定。其實雨天也會有愉快的事。接受的想法改變,結果也會完全不一樣。人心中的事實相當脆弱。所謂人類的真實也不過如此,因此才會想知道更深層的真實。』




其七,由於《新世紀福音戰士》最後兩集沒有解開前面24集鋪下的哏,許多影迷看完節目後感到不滿與迷惘,導演於97年推出劇場版《新世紀福音戰士:Air/真心愛你》,交代影集沒有講清楚的部分;原以為劇場版大概只是補強一下影集結尾沒有講完的部分,沒想到劇場版再次超乎我的想像,故事連上第24集劇情,使徒已經全數消滅,聯合政府SEELE立刻下令清算NERV組織,準備進行最終「人類補完計劃」(為達目的進行大規模屠殺),然後從性、愛、貪、痴、恨等情緒,一一揭露人類的匱乏與侷限,「人類補完計劃」原來是要溶解人類的肉體,將靈魂(沒有外貌與軀殼與年齡與性別與種族的限制)全部融為一體。

當人與人之間的界線全部消失(「個體」的消失/消滅),我們,就是一體,就不會再有戰爭與寂寞與欠缺;這結局很理想,卻理想的恐怖,若無缺憾的靈魂,大約就不會產出我們現在看到的《新世紀福音戰士》(或其他創作);諷刺的是,劇場版結局,真嗣拒絕被群體化,選擇面對自身的恐懼與欠缺,若是一般電影,劇情可能會導向:「面對恐懼=成長=希望的未來」,《新世紀福音戰士》最後卻結束在真嗣差點掐死明日香,而明日香對他說出:「真噁心...」,戳破我們(觀眾)的夢幻泡泡,說明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性無法被解決(若不以暴力解決,就只能妥協共生),真嗣(與他人)又將再次陷入永無止盡的彼此折磨、傷害與鬥爭地獄。

其八,《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的「人類液化」場面會讓我想起《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的彈指滅絕,但《Air/真心愛你》的場面調度與震撼度都大勝《無限之戰》許多;另外,不知道今敏導演喜不喜歡《新世紀福音戰士》,總覺得在電視動畫和劇場版看到跟今敏導演相似的心情(關於我與意識與電影的情感);而《新世紀福音戰士》的古典樂以及劇場版尾聲巨大化的零,則讓我想起史丹利庫柏力克的《2001太空漫遊》。




其九,
「你覺得好嗎?」零。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怎麼理解現實。」真嗣。
「你無法辨別你的真相和別人現實間的差距。」
「我不知道哪裡能找到幸福。」
「你只有在夢裡才能找到幸福。」
「所以這裡不是現實,只是沒有人的世界。」
「對,是一場夢。」
「所以我不在這裡。」
「你只是編造合理的幻象來報復現實。」
「那樣難道不對嗎?」
「你為了逃避現實,逃到了一個虛幻的世界。」
「一個只屬於我的虛幻世界,有什麼不對嗎?」
「那不是夢,只是現實的替代品罷了。」
「那我的夢在哪裡?」
「在遠遠超越現實的地方。」
「那我的現實在哪裡?」
「在夢結束的地方。」

《Air/真心愛你》片末這段真嗣與零的對話實在讓人印象深刻,尤其畫面結束於導演拍攝現實生活裡的戲院觀眾,像是在說:(1)來看電影的你們(我們),都是在逃避現實(活在電影的想像世界);(2)觀看電影的我們(群體),暫時被抽離掉差異性,突然被一體化了(人類補完計劃)。

最後,雖然晚了24年才接觸到《新世紀福音戰士》,但好作品絕對禁得起時間考驗與反覆檢視。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文章標籤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