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為組織效命,組織就是我們的大家庭。」

八名效力於游擊隊(野猴軍)的青年男女,奉命看管叛軍綁架的美國女博士莎拉,然而,一頭乳牛的死亡與博士的逃亡帶來孩子間的口角與抗爭與混亂......

《失控少年兵團》開場,野猴軍的年輕男女矇眼玩「聽聲辨位」的足球遊戲,暗示影片接下來的發展:關於一群面對未知(矇眼)的年輕人,想法找到生命出路(贏得比賽)的過程;電影令人想起《蒼蠅王》與《現代啟示錄》,談及權力的分配以及理性(文明)的崩壞。

「我們是自己組織的主人。」

《失控少年兵團》是成長電影:一群受制於成人(傳令官)的年輕男女,為能活下去,進行反抗(弒父),並且發展出自己的生存之道;《失控少年兵團》是恐怖電影,能夠掌控的事物都不可怕,可怕的是無力掌握的人與事,《失控少年兵團》完美捕捉到一股原始的、無法預測與控管的野蠻暴力,猶如潛伏叢林中的猛獸,虎視眈眈,隨時竄出,看得人心惶惶。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失控少年兵團》是控訴電影,孩子們的野蠻,是人類天性?求生的本能會激發出人性最瘋狂殘暴的一面?或是後天環境的養成,孩子們學習自成人世界的冷血與自私?電影裡,女博士問一名女孩瑞典妹:「妳想要做什麼?」瑞典妹回答:「我想上電視跳舞。」片末,博士為了逃亡而殺害瑞典妹(人類的自相殘殺),令人不勝唏噓;而叛逃野猴軍的女孩藍波被一戶人家救起,她與他們的短暫相處時光,訴說「家/平凡生活」的可能樣貌,只是這樣的簡單幸福,最終也毀於黑暗之心(其他尾隨而來的隊員的突襲)。

《失控少年兵團》除讓我想起《蒼蠅王》,也令我想起《侏羅記公園》,我知道這是個奇怪的聯想,但野猴軍一開始駐守的陣地和後來藏身的叢林,像極了《侏羅記公園》的遊樂園大廳與恐龍肆虐的叢林;侏羅紀恐龍是野心龐大的成人(科學家)創造出的產物,正似這群從小接受軍事訓練的孩子,變身成恐怖的「致命武器」;《侏羅紀公園》的恐龍暴走與不受控與知名的台詞「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同樣適用於《失控少年兵團》,年輕人最後選擇反噬創造他們的人(權力者)並找到自己的出路。

就連電影結局,藍波獲救,搭上直升機離開叢林,驚魂未甫的她淚眶滿盈的畫面,也跟《侏羅記公園》結局,獲救的主角們搭乘直升機離開侏羅紀小島的畫面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失控少年兵團》出乎我意料外的精采,導演Alejandro Landes 將故事說得流暢,氛圍拿捏極好,循序漸進鋪陳事件,看見人心一步步走向黑暗,影片後段拍得壓迫感十足,叫人喘不過氣(後段看得我緊張不已啊);電影配樂會讓我想起《2001太空漫遊》或《鬼店》,聽起來不會太舒服,但跟影像搭配的完美;攝影突出,拍出原始叢林的神祕與鬼魅,也拍出年輕生命的豐沛與原始;最後,《失控少年兵團》的年輕演員們磨得非常好,儘管大部分都是第一次演戲,但演出毫不生澀,生猛有力,令人印象深刻。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