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日深夜,一年少年潛入墓園中,在名為大衛的男子墳墓上跳舞,隨後遭到墓園警衛逮補。少年為何做出這樣的事情?對亡者的洩憤與不敬?或是神秘的邪教儀式?...

《85年的夏天》改編自 Aidan Chambers 小說《在我墳上起舞》,敘述 1985年夏天,艾雷希和大衛的短短六週戀曲。François Ozon 導演的敘事流暢、攝影唯美、插曲芭樂(好多金曲喔)、年輕演員也有不錯的表現。

《85年的夏天》令人想起《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關於秘密戀情的增溫與發展,也關於保守年代的人們對同性戀者的無法接受,只能低調談愛的無奈。它也讓我想起《天才雷普利》,雷普利戀上富家男子 Dickie ,兩人有過一段親密時光,但隨著 Dickie 對雷普利不再感到新鮮而逐漸疏遠,雷普利感到心慌,急著想要挽回對方的心,卻因此遭受到更大的打擊與傷害。《85年的夏天》的艾雷希和大衛也是如此,艾雷希以為能夠「獨佔」大衛,未料自己從未真正「擁有」對方。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85年的夏天》片中,艾雷希對死亡特別著迷,他說大衛家的浴缸像是棺木,並多次聊起對死亡的「想像」。艾雷希想像的死亡摻雜過多的浪漫情懷(美化死亡的悲劇色彩)。直到大衛車禍身亡後,艾雷希才明白死亡一點都不浪漫。不瞭解死亡而浪漫化死亡的心情,不正似艾雷希與大衛的愛情?當大衛對艾雷希示好時,艾雷希很快陷入愛情的漩渦中,認定外表帥氣迷人的大衛,肯定是純潔無暇的存在。然而兩人交往六星期後,艾雷希發現大衛並沒有他想像中的單純與專情...

艾雷希對大衛感到失望,是對方存心欺騙?亦或者是大衛跟艾雷希想像的不同?幻滅是成長的開始,「幻滅」不就暗指我們對人與事帶有遐想/想像的成份?有時候我們以為自己愛上了一個人,但很可能我們只是愛上自己創造出來的幻影?《在我墳上起舞》書中這段文字,點出談愛的人常陷入的共同盲點。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的想法,」她沈默了一會兒後,開口說道:「我想,你在巴瑞(大衛)墳墓上做得是有點過火了,因為他已經不能再讓你依賴,不能再照顧你。你無法面對自力更生、自己負責、自己做出決定。從頭到尾你要的就不是巴瑞,你要的是巴瑞給你的這種概念。因為事實上巴瑞不是你想像中的那個人,他也和你一樣會害怕,和我一樣會害怕。或者和所有人一樣會害怕,他只是假裝不怕而已。表演得很好,對他有好處,對你也有好處。我想真相是:哈兒(艾雷希),你愛上的是一張臉龐和一具肉體,然後你再把你想要的概念灌輸進去。
「你是說他只是我想像出來的一個虛構人物。」我設法笑出來。
她微笑。「也許真是如此。」
「胡說,他人就在那兒,我曾經和他在一起,和他上床。妳也是,妳知道他是存在的。」
「沒錯,曾經有人存在著。但不是你當時相信的那個人,甚至我相信的那個人。」
「妳的意思是我們創造了一個我們認識的人?這簡直是胡扯。」
「但也許真是這樣,也許我們創造了自己,用我們想要的概念捏造了自己。」

《85年的夏天》從艾雷希的視角看他與大衛的愛情以及大衛的死亡,但我們(觀眾)對大衛究竟怎樣的人卻是一無所知。大衛對艾雷希的情感份量到底有多重?他最後騎著摩托車外出,是要去找艾雷希或是其他人?電影沒有給出一個答案,這個疑問,將會永遠跟著艾雷希一輩子。一如《大佛普拉斯》所說:「人類已經可以上月球,但永遠無法探索人們內心的宇宙。」我們不會知道另一個人內心真正的想法與心情,我們能做的就只是不讓自己陷入日復一日只為尋求無解答案的焦慮陷阱中。

最後,《85年的夏天》除了讓我想起《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和《天才雷普利》外,也有讓我想起《春光乍洩》,總覺得艾雷希和大衛的愛情關係,像極了黎耀輝和何寶榮,如果大衛沒有意外過世,艾雷希或許會像黎耀輝一樣,陷在想要跟何寶榮(大衛)在一起、不要在一起、想要在一起、不要在一起的反反覆覆情緒中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