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疫起》,朋友喜歡,我不太喜歡,技術面沒有問題,劇本有部分不錯,有部分讓我很失望。底下會聊聊我對這部片的看法,文章會提到一些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一)
林君陽導演的《疫起》,敘述 SARS 疫情爆發,聯合醫院接連發現數起感染病例,遭到封院,院內人心惶惶,有人堅守崗位,努力付出、有人負責第一手報導,想讓群眾有知的權利、有人感到心慌,抗議封院想要儘速逃離醫院。一場與病毒的作戰,人心是獲勝或落敗的重要關鍵......

《疫起》有台灣電影少見的醫療手術畫面,非常地逼真有說服力,影片透過幾個角色,勾勒出 SARS 帶來的衝擊。片中有兩段平行剪接的手術畫面,相互呼應:第一段是急救染疫的重病護理長,以及上吊自殺的病患,這場戲紀念了所有因 SARS 而喪命的人,無論是肉體的被破壞,或是心理狀態的被擊敗。影片尾聲,染疫孕婦在剖腹生產後,失血過多,需要緊急止血,另一方面,染疫男子在病房內昏倒,醫院人手不足,狀況危急。不同於第一段的「死(無望、無力感)」,第二段的兩名病人都被順利救回,窗外昇起朝陽,有著走過黑夜邁向黎明的希望意義。

(二)
《疫起》的劇情侷限在醫院內,緊急封院的「政策」到底是正確或反而造成更大的傷亡,不是影片關注的主題,咎責的問題便好似落在劇中的醫護人員身上?

我不太喜歡《疫起》的主要原因,是電影為了表現安護士和李醫師的盡心盡力,以及夏正醫師的矛盾和兩難,沒有給予拒絕與 SARS 病患關在一起的護士或醫師太多篇幅,這些人被放在自私自利、貪生怕死的群體中,形象負面而不討喜。我厭惡這樣的表現方式,醫生和護士的職責是拯救生命,但那不代表面對未知的病毒而感到恐懼與慌張的人就是「壞人」。當李醫師在病房門口哭喊控訴躲起來的護士們沒有盡到責任時,電影甚至剪入一個畫面:一名醫護人員低聲責罵李醫師是「瘋子」。

「人性」是複雜的,選擇留下來有千萬種理由,選擇不留下來肯定也有千萬種理由,《疫起》感念所有為打敗 SARS 而冒著生命危險在「戰區/前線」工作的醫護人員,又用負面的方式去呈現拒絕留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像是在說:「沒有為工作付出生命的你們,不配成為醫護人員。」

由於《疫起》沒有觸碰到封院的「政策」問題,導致抗議人員的心境被扁平化(如果政策本身就是可議的,那麼醫護人員的留守與拒絕留守,又該如何評斷對錯?),最明顯的例子是原本帶頭抗議的護士在片尾突然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影片沒有交代護士為何會改變想法(李醫師的喊話感動了她,或是有愧疚感?),但她的回歸確實會給予觀眾一種「她變成比較好的人」的印象,好似不懂犧牲奉獻的醫護人員,就必須受到譴責,沒有辯解的餘地?

這讓我想起夏正在片中說過的一段話:「救活了(病人)理所當然,但出什麼事,就等著被告......」這恰恰是《疫起》給我的感覺,我們對於醫護人員的高度要求(全然地奉獻),不也是一種自私?

(三)
《疫起》有其動人之處,最喜歡的是薛仕凌飾演的記者一角,他把醫院比喻為戰場,而他為自己能身在前線感到興奮,這個心境很有意思,或許是享受刺激感,也或許是想要活在重大歷史時刻的渴望。此外,飾演病患家屬的陳家逵,有提到長照家庭的辛苦,呈現生與死的灰色地帶。《疫起》的開放式結局我也算喜歡,那或許是導演的溫柔,不講破,就有一絲希望。

《疫起》讓我無感的部分,片中某些橋段處理得稍嫌煽情,配樂很多時候對我來說太過飽滿,反而有干擾到我、母親是護理長的小妹妹,獨自一人去B棟那場戲讓我看得不是很明白,沒有人覺得放小妹一個人在病房外生活很奇怪嗎?

最後,當初看到《疫起》的上映日期時,覺得不太舒服,那是最適合的檔期嗎?片商是否有意識到這個上映日期和片名搭在一起會產生出另一種聯想?或者覺得上映日期的諧音哏很好記,可能有助票房?我不清楚電影上映時間的考量為何,只覺得一部講述並紀念 SARS 的作品選在4月14日上映不太恰當......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