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書店買了本書,群。

早在去年就想買「群」回家看了,但一直對它厚達近千頁(分為上下兩冊)的模樣感到卻步。

然而,它的故事大綱實在太吸引人,書腰上這麼寫著:當大海有了智慧,第一個念頭竟是殺人....。

文案下的真好,既懸疑又有科幻感。這書腰上的文案,其實就是小說內容的概念(Concept)。

一個出色的概念,足以引誘人們購物,或至少,引起注意。



台灣每年有超過百部電影上映,我們如何選擇想看的影片???

奧斯卡得獎作品、喜歡的導演、演員、編劇的新作、吸引人的超強特效、知名影評人的背書...等等等,都是觀眾選擇時的依據。

而傑出的故事概念,更是重要的根據。出色的概念,可以幫助企劃行銷,幫助產品立於有利的位置。

有出色概念的作品,即使沒有大明星撐腰、沒有影評人特別背書、沒有票房上的漫天話題,我還是會想去電影院(或是租DVD)捧個場。



究竟是哪部電影這麼說來著:所有賣座電影都必須用25個字說完電影大綱。

想拍片的電影編劇、製片、導演,用精簡的字數描述影片大綱,讓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出錢老闆們願意投資拍攝。

吸引人、而又簡短的電影概念便顯得格外重要(有那麼點速食文化的味道,不是嗎???)。

只可惜,高概念的產品,卻非高品質的絕對保證。



Charlie Kaufman編劇的「變腦」,曾經讓我驚艷。

其概念非常誘人:木偶師發現一個可以鑽進明星John Malkovich大腦的地洞。

好變態的創意,可是相當有爆點。

如果我們可以隨意進出大明星的腦袋、看到大明星最私密的一面、過著大明星的生活,卻不用付任何責任,這該有多好????

「變腦」的劇本很妙,從主角職業的隱喻、到進入人腦的道德討論、到最後有著寓言警世般的結局,都讓觀眾驚喜連連。
同樣是Charlie Kaufman的作品,他的「王牌冤家」是另一個高概念的超優劇本:人可以隨意選擇抹去一個特定的角色、或傷痛過往的記憶嗎??

我超愛「王牌冤家」的劇本,Charlie用反證的方式(消除記憶),說明愛情的脆弱,也說明人在失去的剎那,重新憶起對往事美好的懷念。

主角不斷在逐漸毀壞的記憶迴廊中躲藏,便是愛情失去前,人們內心最終的掙扎與反覆啊。



「楚門的世界」的概念也很妙:一名從小到大都活在攝影機下的男人,發現生活中的一切皆是虛構的情境。

Andrew Niccol的劇本寫的真好,最虛假的人生、卻有最真實的情感。

故事延伸的討論既廣且深,對於道德、對於電視文化、對於偽上帝、對於人性的堅毅與控制慾的闡述,都有獨到的觀點。

我曾經很欣賞Andrew Niccol的劇本(Ethan Hawke主演的「千鈞一髮」,也是出自他的手筆),可惜,他後來自編自導的「虛擬偶像」、「軍火之王」,都沒能給我相等的感動。

哎,好概念不是天天想的出來啊!!!
喜劇片也能有高概念的創意!

好萊塢最吵鬧的大個演員Will Ferrell演出的「冰刀雙人組」,便是白爛電影中少見的高概念作品:將溜冰場慣見的男女雙人花式溜冰,換成男男雙人花式溜冰。

這部電影的好笑,全部集中在兩個男生跳花式溜冰的場面上。原本男女花式溜冰的優美畫面,一旦轉換成男男畫面,就充滿著衝突、和引人捧腹大笑的效果。

點子很白爛,但是很有意思,不是嗎???



英國電影「一路到底脫線舞男」也有漂亮的概念:一群失業的中年男子,決定跳脫衣舞維生。

顛覆的情境,是高概念劇本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長相普通、又雄壯威武的失業男子,如何成為脫衣舞男??

脫衣舞表演,真能在純樸的小鎮引起轟動嗎???

顛覆人們對英國的看法(保守)、也顛覆脫衣舞男必須是肌肉大塊的帥哥的迷思,「一路到底脫線舞男」在幽默的情節中,說著努力過活、不屈不撓的奮鬥精神。

該片在票房及影評上的雙料成功,讓片商接連推出多部類似劇情的小品喜劇,雖然故事主角的職業換來換去,但創意只是被一再重複使用罷了。
利用網路創造話題的「厄夜叢林」,其概念也頗有趣:擬真的尋找女巫紀錄片,模糊虛實界限。

很多人在看完「厄夜叢林」後罵聲連連,覺得自己被電影的預告騙了。可是我還挺欣賞這部片子的創意,擬真的假紀錄片並非「厄夜叢林」獨創,但是結合網路、鬼怪、鄉野傳說,卻是首例。

「厄夜叢林」在美國擴大聯映首週創下極出色的票房成績,卻後勁無力,票房迅速下滑,說明該片僅有曇花一現的影響力。

然而,「厄夜叢林」的行銷手段,仍是值得好好研究的一門功課。

今年初的「科洛弗檔案」便是「厄夜叢林」的變形產物,特效更好、場面更大、情節更趨於商業、行銷做的更徹底....,至於創意的部份,就遠遠不如前者了。



好萊塢有很多超人電影,但是我特別喜歡皮克斯的「超人特攻隊」,它的概念很經典:中年發福的超人,如何塞進緊身衣,重新打擊犯罪???

其實「超人特攻隊」的創意並非首見,Steven Spielberg導演的「虎克船長」,就曾提供類似的視角:中年發福的彼得潘,如何找回自己遺失的信念與夢想。

只是相對於「超人特攻隊」在故事推演中不斷展現高度創意、和精彩的動畫執行技巧;拍的有些零落的「虎克船長」,便顯得過於粗糙,。

所以,好概念沒有善加發揮,還是難以成為經典啊!
根據漫畫改編的「萬惡城市」,是不是一部高概念的作品???

我常常在想:執行面的創意,跟概念的創意可有同等的高度???

「萬惡城市」絕對是近年電影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因為它在視覺處理上的想法大大顛覆(模糊)了漫畫與電影的界限。

根據漫畫改編的「狄克崔西」、「綠巨人浩克」,雖然都有原著漫畫的影子(顏色、畫面分割),但是,「萬惡城市」卻是第一部將漫畫原來的分鏡,忠實拍成電影效果的作品。

之後,「三百壯士」推出,則將「萬惡城市」的繪本概念更加擴大、也更加地成熟。



吸引我的概念,不一定吸引其他人。

很多獨立片商的作品,都讓我有一睹影片真面目的衝動,可惜,台灣常常錯過這類奇怪的片子。

Ryan Gosling主演的「Lars and the Real Girl」,故事概念很有趣:Lars是個無法面對正常女人,只敢跟充氣娃娃談戀愛的孤僻男子。

不覺得這個故事很奇怪、也很想讓人一探究竟嗎????我實在很想看看劇本到底要怎麼編寫、怎麼描述男人與充氣娃娃的談感情哩!
好概念、好創意雖然重要:一個優秀的概念,可以在短時間內引起消費者的注意。

但是,好劇本更加難得。擁有出色的概念,不代表可以發展成出色的劇本。

台灣的商業電影,常常是概念吸引人,例如「雙瞳」結合道教和兇殺案,就是非常漂亮的點子,但是劇本不夠精練,也毀了本來可以好好發揮的空間。

相反地,韓國的怪物電影「駭人怪物」,概念普通(怪物襲擊城市),但劇本卻發展非常完備,甚至電影結束後,還予人意猶未竟之感。

出色的概念,引顧客上門;出色的商品,才是客人掏錢的主因。

希望未來,可以看到概念吸引人、內容也同等出色的電影持續推出啊!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