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K-01.jpg 

 

阿萊兒是小女孩艾瑪的守護天使,每晚當艾瑪熟睡之後,阿萊兒便守護她免於讓操控噩夢的邪惡勢力侵襲。
然而這天晚上她的任務失敗,艾瑪的靈魂被身穿黑色長袍、長相極其醜惡的陰客帶走,艾瑪從此陷入無止境的噩夢世界。
陰客帶著艾瑪穿梭現實與夢境之間,是為了要將她獻給邪惡勢力做為祭品;另一方面,艾瑪的爸爸約翰因忙於工作而忽略了家庭,當她的母親過世後,艾瑪便由他的祖父母撫養,她的父親也因此一蹶不振,靠工作麻痺自己。
為了要從陰客手中救回艾瑪,說書人、守護使者和邪惡勢力各方人馬展開大戰,但是唯一可以解救艾瑪的,只有她的親生父親。
(拍寫,偷懶一下,以上劇情大綱摘自金馬影展的節目手冊介紹!!)

「陰間說書人」是一部「精神鬥爭」電影。
劇中的父親約翰,經歷喪妻、事業打擊、女兒撫養權被祖父母奪去、車禍意外.....等等等倒楣事,原本樂觀的本性被消磨殆盡,開始以酒精和大量工作麻醉自己,他以為,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然而,凡事互有牽引,猶如緊密連結的蜘蛛網,牽一髮動全身,即便是自我放逐,亦能影響周遭人、事、物的未來。
在「陰間說書人」中,世界不只有一個面貌,它還有一個精神(夢境)世界。
精神(夢境)世界同樣存在善、惡兩股勢力。當現實世界的人們時時刻刻保持正面、樂觀態度,則正面守護者便會守候在左右,幫忙抵擋厄運(惡夢)侵襲;同樣地,當現實世界的人們對自己失了信心,那麼亂七八糟的妖魔鬼怪,便會趁虛而入,奪走僅存的一絲幸福。
只要保持信念,全世界、全宇宙的正面能量都會幫你/妳達成願望....,嗯,這劇情概念跟近兩年大賣的勵志書「祕密」實在很像,不是嗎?

INK-02.jpg

 

「陰間說書人」前40分鐘,看地我有點不耐煩,故事鋪陳時間冗長、遲遲無法切入主題核心,直到約翰發生車禍,我的精神力才「噹」一聲,全集中起來。
「陰間說書人」的劇情之所以可以倒吃甘蔗,在於其前半場看似無關緊要的鋪梗,都是為了後半場收線,以厚實劇中角色的立體和可信度。
例如小時候發生過的點滴事件,奠定人們日後的性格;因為心儀女孩的車子拋錨,才有進一步發展的機會;駕車離開公司,路上行人的一根香煙、一次跌倒、一盆花撒落地面、一杯咖啡翻倒....,接續串連成一場災難。
猶如不小心傾倒的人生骨牌,第一塊骨牌倒地,後面馬上跟著全面潰散,若要補救,必須改變骨牌傾倒的方向。
人生,也是如此。面對連串打擊,我們可以選擇放任生活骨牌繼續傾倒;又或者,改變心態,將日子導回正途,重新修復、重新來過。(讓我聯想起「關鍵報告」裡的先知,預見他人未見的未來,加以避免、或任由災難持續擴大!)
「陰間說書人」雖然大半時間都色調詭異、陰暗,但它其實是一部正面樂觀的作品。
新銳導演Jamin Winans的劇本頗有企圖心,場面調度做的不錯,若有足夠的資金、人力支援,相信有機會拍出符合大片廠期望的商業動作片。
「陰間說書人」的結局,雖在意料之中,但父女親情依舊感動了我。
而且,我挺欣賞導演提出的概念「不同時間的人,可以同時間並存」,這個想法大大鞏固了蝴蝶效應的理論。
過去的事件,足以影響未來的人;同樣地,未來的可能性結果,也具有同等效應。
很妙的想法,因為這個梗,我對這部畫面看來粗糙、特效也有點落後的「陰間說書人」,還是抱著相當的好感。

(底下爆雷囉!!)

 INK-04.jpg 

返家途中同山羊鬍聊起影片。
我說:我喜歡未來的父親前來拯救(毀滅)女兒這個橋段,因為這更加確立「過去、現在、未來息息相關」的主題。
山羊鬍說:對啊。不過劇中那個說書人還蠻牽強的哩,怎麼會特地跑來幫陰客的忙(陰客就是約翰),搞不好,說書人其實是約翰的女兒,也是來自另外一個時間。
說完,我們兩個先是哈哈哈哈大笑,然後彼此頓了一下.....,嗯,說書人的確有可能是約翰的女兒啊!!!
因為說書人曾經跟艾瑪說過:這裡的時間規則,跟現實世界不同。
如果「未來、假設性結果」的父親可以影響女兒;那麼,「未來、假設性結果」的女兒,自然有可能前來喚回父親失去的良心啊!
回溯電影內容,發現幾個「有趣」橋段:
第一,艾瑪跟父親玩野獸入侵的遊戲(擅於幻想/編撰故事),不正是她未來成為說書人的最佳伏筆嗎?
而且艾瑪問過說書人:我以後會不會變得跟妳一樣。亦暗示艾瑪日後的選擇。(未來同樣足以影響現在!!)
第二,漂流者(兩個世界之間遊蕩的孤魂)想要說書人的頭髮,陰客用命令的語氣說:我要用妳的頭髮換取密碼。
說書人說:這一切都是你的。(因為她的生命,正是陰客賦予的啊!)
第三,陰客曾問過說書人:妳是戰士,為何妳不跟我對戰?
說書人也曾經跟陰客說:我不是為了艾瑪而來,我是為你而來。(幫助了父親,才能導正艾瑪日後的生活。)
如果,說書人是艾瑪、艾瑪是說書人,那麼,這個劇本真的還還蠻特別的哩。
回頭看一下「陰間說書人」的英文片名「INK」,既指劇中角色(陰客)的名字,亦可延伸解讀為:刻印、印記。
印記,代表生命裡,每個重要/不重要的人物/回憶/片段/事件。
印記,代表父親對逝去太太、女兒的傷痛;印記,也是女兒對酗酒、不在身旁的父親的思念。
每個緊抱遺憾、仇恨的人們,最後都可能化身成為陰客吧。(有點像咱們鬼故事裡,蒙冤不散的鬼魂,身上背著的是甩不掉的傷痛記憶啊!)

然而,「陰間說書人」最讓我感到疑惑的一點,不是時空錯亂,而是:為什麼穿梭不同世界,要用小鼓???
每次看到陰客敲鼓穿梭兩界,我內心就哈哈哈哈哈哈大笑個不停。
尤其劇中有一段,陰客為了威脅說書人,餵了艾瑪一個奇怪的東西,只要說書人輕舉妄動,陰客就會敲鼓,而艾瑪肚子裡的小東西就會作怪......。
啊啊啊啊!!導演先生,請您老實承認,您是不是看過港片「射雕英雄傳之東成西就」?
這明明就是葉玉卿飾演的波斯王妃絕活啊!!!(一,餵蜈蚣、二,敲鼓、三,肚子痛!!)

「陰間說書人」的劇情怪異有趣,但未必能討大眾歡心。
若您對高概念的小成本科幻電影有好感,不妨去金馬影展捧個場,4月17日尚有餘票,要搶要快!!!

INK-05.jpg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