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濃霧籠罩小鎮,不明生物肆虐,死傷慘重,一群困在超市的人群分成兩個派系,一個試圖創造出路,一個推崇信仰死守超市,兩派人馬爆發衝突與暴力...

(一)
史蒂芬金(Stephen King)小說改編的《迷霧驚魂》開場,一場暴風襲擊小鎮,大衛的住家被倒塌的大樹給砸出一個洞,屋內畫作因此毀損,大衛懊惱地說他應該把畫作拿到地下室才對,妻子安慰他說:「親愛的,你不可能預知會有一棵大樹從窗戶飛進來。」這個開場已經暗示本片的結尾,我們不會知道未來會怎麼發展,我們只能從當下情境做出判斷,並期待這個決定不會讓自己後悔一輩子。看過《迷霧驚魂》的朋友就會知道大衛提早做出的決定或晚一點做出決定,將會帶來截然不同的結果。

(二)
電影裡的卡莫迪夫人以宗教之名來散播恐懼頌揚暴力並獲取權力,然而,《迷霧驚魂》最有意思的辯證,不僅是宗教狂熱可能帶來危險,就連過度地推崇(仰賴)文明與科學,也會造成人心的自大與驕傲與偏執,陷入「自以為是的理性」陷阱,一如本片的結局:看似理性(合理)的選擇,反而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迷霧驚魂》看似反宗教,但它也批判欠缺信仰的人心的不堪一擊。

(三)
《迷霧驚魂》前半場非常好看,光是要不要相信外面有怪物這件事,就可以看見派系之爭,明白階級與歧視問題存在小鎮許久,人與人之間,私下早有怨言,只是在災難來襲前(文明仍維持正常運作),這些埋怨都被隱藏在冰山下,直到鐵達尼號撞上冰山(秩序的崩毀),所有的不滿才一股腦現身。此外,迷霧籠罩超市時,一名婦人決定要回家照顧落單的兒女,但超市中沒有任何人對她伸出援手,訴說大難之前,人人自掃門前雪的自私。《迷霧驚魂》尾聲,我們會再次看到婦人的身影,她和兒女都順利活了下來,暗示無私的愛才是救贖之道。

(四)
《迷霧驚魂》片中,大衛主張逃離超市,他和特教老師阿曼達與幾個同伴有這麼一段對話。

大衛:「想再聽一個離開這裡的理由嗎?我給一個最好的,她,卡莫迪夫人,她就是我們這的吉姆瓊斯(註),我想在人們受她蠱惑前離開。」
「沒錯,人們越是恐懼,她的話就越有理。」
「不,我可不信,明顯她是個瘋子,也許有小部分的人信服她,但是...」阿曼達
「我數了四個,她正給他們佈道,到中午會再多四個,到了明晚,當那些怪物再來,她就可以舉行集會了,然後我們就得開始擔心她會犧牲誰,好讓他們好過一點,那會是誰?妳(阿曼達)?還是我的兒子?」
「他說得沒錯。」
「你對人性沒有太多信任,對吧?」阿曼達
「從來沒有。」
「我不能接受,人們本質上是善良正派的,天啊,大衛,我們是文明社會。」阿曼達
「當然,只要機器還正常運作,而你可以撥打119。但如果把這些拿走,把人仍進黑暗裡,把他們嚇得屁滾尿流,就不再有所謂的準則了,你會看到他們變得多原始。」
「當你把他們嚇怕了的時候,就可以讓他們做任何事情,只要誰承諾有出路或辦法,他們就會跟著他,」
「奧利,幫我說說話。」
「我希望我可以,但作為一個物種,我們從根本上來說是愚蠢的,如果房間內有兩個人以上,我們就會選擇立場,然後開始編造理由互相殘殺,你覺得我們為何要發明政治和宗教?」

科學派,反科學派,陰謀論,群體恐慌,階級歧視,溝通失能,真心覺得上述這場對話放在疫情年代實在是好合適好有既視感。(《迷霧驚魂》也可視為《蒼蠅王》的變形)

註:吉姆瓊斯是美國一位知名的宗教領袖,洗腦信徒的思想,掠奪財物,同時監禁想要逃跑的信徒。他在 1978年11月,在蓋亞那瓊斯鎮以武力威逼900多名信徒一起集體自殺(共有914人死亡,包括276個兒童)。他的屍體內檢測出高劑量的藥物,額頭有一處槍傷。而《迷霧驚魂》的卡莫迪夫人下場,頭部也遭到槍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