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ies-of-Matsuk-01.jpg 

松子在她53歲的某個清晨,被發現陳屍在住家附近的公園草地上。
她的鄰居對她的印象是:臭、髒、性格古怪、從不與人交際的怪婦人。
她的家人老早與她斷絕往來;她的住所從無朋友來訪。
她的一生,謎樣。
松子的外甥阿笙,事業無成,女友剛剛離他而去,他自問活著的意義何在。
阿笙奉父親之命前來收拾姑姑的遺物,透過和姑姑鄰居、友人、前男友的交談,慢慢挖掘、拼貼出這位拍照時老愛扮鬼臉、當過老師、當過舞孃、當過美髮師、殺過人、坐過牢.....的松子的一生。
松子,究竟是世界上最倒楣的女人?是人人嫌惡的對象?是過份孤獨的人?是渴求太多的人?還是,擁有太多愛的人?

看完《告白》後,才租了《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回家看。
多麼地後知後覺,未能即早發現中島哲也導演的美好。(羞)
我發現《告白》和《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其實頗相似哩。
兩者都是小說改編、都以死亡做引言、劇中兇手都是年輕孩子(因為還不懂珍惜生命?)、主角都是有違常理的角色,《告白》的老師為報復,引出更大的殺機;松子則是為愛拋棄家人、又因為恨,而讓自己被社會所放逐.....。
儘管兩則故事不盡相同,但透過中島導演的詮釋,又能看見彼此間的聯繫。
關於極大化的孤獨與愛,在人心之間狂亂奔流著。

我原本不喜歡《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前半場,螢幕上充斥著浮誇色彩,帶出觀眾情緒的高度落差,松子夢想地越繽紛美麗,越顯現現實的殘酷。
一開始覺得如此表現手法很取巧、膚淺,然隨著故事堆疊,隨著松子角色的逐漸立體化,我慢慢被感動了。
我開始在松子的身上,看到她猶如怪物般的巨大恐懼。
松子深愛著父親,卻因為妹妹長久臥病在床,無法得到父親關注的眼神。
她痛恨妹妹的病,或者,她痛恨妹妹不但病著,還有一顆溫柔的心。
她忌妒,卻也自卑。
某日,松子發現扮鬼臉可以贏得父親的笑容時,她便時常扮醜,只為了博取父親的笑顏。
她是小丑,人前嬉鬧,人後卻藏著憂傷。她以為,不笑了,人們就不愛我了。

松子深愛著有著暴力傾向的作家男友,她被他的才華吸引,她認為男友敏感、細膩的文筆和心,根本是知名作家太宰治轉世。
松子雖然畏懼對方反覆無常的情緒,卻也包容。
為了什麼?為了愛,啊,多麼偉大。
可是,我覺得松子的包容,是因為她在他的身上,看到充滿悲劇、誇張的戲劇性,像電視連續劇裡的男、女主角般,遭遇種種挫折,最終將能得到幸福。
她愛著的其實是對不凡的渴望。

(底下有關鍵劇情喔!)

松子擔任老師時,發生學生偷錢事件,為讓事件早些落幕,她先承認自己偷錢,而後被學校開除。
松子的出發點並非為了維護學生尊嚴,純粹只因為她討厭麻煩。
多年後,偷錢的學生洋一和松子再次相遇,他成了黑道份子;她小姑獨處,寂寞著。
洋一跟松子承認學生時代確實是自己偷了錢。
松子說:「你當年就那麼討厭我啊?」
洋一說:「不,我其實一直偷偷暗戀著妳,我只是想引起妳的注意。」
天雷勾動地火,兩個無依無靠的人碰撞在一起,擦出愛情火花。
是愛吧?洋一對松子的感情我不懷疑;倒是松子對洋一的愛情,其實是「寂寞、需求」多於「愛」啊。
當松子獨身時,她常對著空蕩蕩的房子喊出:「我回來了」,佯裝屋中有著他人、佯裝自己被需要著。
可是她聽到的答覆常是空蕩蕩的回聲,那其實是她心底的空洞在不斷地迴響著、迴響著。
松子的朋友曾勸她離開洋一,她大聲回覆對方:「不,就算是地獄,我也要跟著洋一一起去。」
只要有人願意接受我,上刀山、下油鍋也不在乎!!!!  
那是多麼龐大的渴望啊!原來,最最恐怖的生活,是孤寂;是沒有人在乎你/妳的存在。

洋一曾因自認無法給予松子幸福,而離開對方。
後來在牢獄中讀到聖經,深深被「神就是愛」這句話所吸引。
他問神父這句話的意思,神父回答他:「我們無法為我們憎恨的人祈禱,但是如果用神的力量,就做的到。原諒敵人,然後愛他,那就是神的愛。」
洋一恍然大悟地說:「松子就是我的神。」
她曾經因為他而失去教師一職、她也因為孤單而接納洋一。
她,是洋一的神。她要的不多,她只要他的......愛。
信耶穌/上帝者得永生,即便是神,也希望獲得凡人的愛作為回報,更何況是松子啊。
松子的遭遇之所以讓人同情,並非她的不斷付出與奉獻,而是我們眼睜睜看著一個可能擁有幸福的人,如何一步步被自身巨大的美夢、驕傲、自尊、自大.....給摧毀。
松子的悲哀,不在於找不到可以/願意愛她的人(其實她並不缺愛,只是對妹妹的怨懟和忌妒,讓她無緣也無力在家人身上尋得活著的勇氣);松子的悲哀,在於她渴望卻無力成為他人的「唯一」,她永遠不會是別人生命裡的唯一女主角。
妹妹搶走父親所有的關愛;跟有夫之婦交往,發現自己只是情感替代品;成為當紅娼妓,卻又敵不過年輕妹妹的出現;.....。
這世上有沒有我的存在,到底重不重要?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松子在牆壁上寫下太宰治的這句話。
話中的真正意義為何?抱歉世上有著自己的存在,或者抱歉自己來到世上?

生命終了之際,松子又做了一個夢,夢中的她即使不做鬼臉,父親也會開懷地笑;夢中的她,終於有勇氣面對被她拋棄的妹妹;夢中的她,很開心。
看到這一幕,我感動地起了雞皮疙瘩。
松子不是怪人,她跟你我沒有不同。我們都對生活有著期待,希望能成功、希望父母能以自己為榮、希望能找到心愛的另一半、希望、希望、希望......。
人們終其一生做夢,結果各有不同。
有人的夢實現了;有人的夢,則像是松子般,炫目多彩,但終究只是幻影。

中島哲也導演的《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和《告白》,畫面構圖、音樂、剪接都很有廣告片的味道,這樣的風格恰巧適合這兩部影片。
有點虛假、有點真實、有點做作、有點不合常理,還有點極端....。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模糊兩者的界限,更能反映「普世」的景況。
一如《告白》裡學生用誇張歡樂的笑容唱著歌、跳著舞,他們笑的越誇張,越呈現笑容背後的虛偽(我們不也偶爾說著口是心非的話語嗎?);或者是《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讓劇中角色同唱一首歌曲,看似突兀的MV穿插,卻精準點出人們胸中皆有著類似的失落啊....(話說《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同聲低吟歌唱,讓我想起非常鍾愛的《心靈角落》,導演Paul Thomas Anderson也在影片中突然穿插一段歌曲,讓劇中角色同聲唱著他們的失落與傷懷。)
最後,我得讚一下《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女主角中谷美紀,老天,演的真是太好了,不管是誇張式的演出、或是內斂地傳遞心中的悲傷,都讓我好生感動啊。
據說中谷美紀拍這部電影時,吃盡了苦頭,哎哎,辛苦是值得的啊,這部影片因為中谷美紀的全心付出,而加倍地光彩奪目!

因為《告白》讓我看到《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好導演就是有這種魔力,讓人忍不住想多知道、多看一些他的作品啊。
已經看過或是還沒看過《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朋友們,香功堂都一併推薦啦。(看過的人可以重溫本片;沒看過的,快去租啊!!!)

後話:
我其實不喜歡松子的性格,可是她的遭遇依然讓我在螢幕前落淚。
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看到她一直不願放棄的執著,不斷追求、不斷放寬底線、不斷祈禱著,卻老欠缺那臨門的一腳,哎哎,那樣極度渴望卻又不可得的寂寞,看地我心情都糾結起來了。
人生啊,真的是不完美。我們往往只能認命地接受它必然的缺陷吧。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