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該是去年的事嗎?我記不得了。

總之,某天逛電影網站的時候,看到有電影系的學生在徵選演員,我也不曉得自己是哪根筋不對,居然把照片寄去網站上的網址。我猜想,當時的我一定對生活極度不滿,亟需要一個出口吧!

不過當演員?馬的!我真的不敢想。

事後,對方很有禮貌的回信說:抱歉,您目前不符合我們的需求,不過我們會將您的資料建檔…等等等。

收到這樣的回信,我自然把它當成別人禮貌拒絕的方式,所以沒有多想,只是一笑置之。

誰知事隔多時,居然又收到電影系學生的來信,上面說:之前將您的檔案建檔,最近系上有新電影要開拍,導演看到你的照片,所以想要跟你談談…。

喔?我思考著…要面試嗎?

我其實有點猶豫,畢竟我從來沒有演過戲。雖然我愛看電影、講電影,可是愛電影和演電影又是兩回事。沒有半點才華的我覺得:去面試,應該會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吧。

一時衝動寄出去的照片,居然會得到回音,實在是料想不到。

左思右想,一直下不了決心。直到和朋友大瑄聊起,她說:這樣很好啊!為什麼不去試?反正就當作一個經驗,當作去玩啊!有何不可!凡事不要看得太嚴肅。就算沒有選到,至少知道自己沒有過錯些什麼。



好吧!那麼,就去試吧。



週六當天下午,依約來到藝術大學,找到了試鏡的教室。

等了約五分鐘,導演才出現。外頭天氣冷的不像話,我穿著厚重的外套,怎都不想脫掉。

導演很有禮貌的問我:請問你有看過劇本嗎?我說沒有,所以他給了我一份劇本,我坐在教室的角落讀了起來。

一邊讀著,一邊想著劇情的發展。算是有趣的故事,有它的趣點,但也有它貧弱的部份。

讀到一半,發現有人用V8在拍我讀劇本的樣子…我是一個不習慣面對鏡頭的人,如果有人拍我,我會顯得很不自然。所以我決定不予理會,連眼光都不敢多抬。

時間慢慢過去,好不容易大略將劇本讀完,導演過來跟我聊感想。我們小聊了一會,一切都很順利,我心裡的警戒慢慢放鬆!我心想:喔,原來試鏡、面試,就是只要跟導演聊聊天就好了。多好!因為我喜歡電影,跟人家聊電影,一點問題都沒有。



聊過一段時間後,導演問了我一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題。

他說:你覺得這裡面的角色,哪一個最適合你?

我勒?我當下有些尷尬。我怎麼會知道哪個角色適合我?我基本上沒有演過戲哩?我害羞的說:因為我沒有演過戲,所以我不太清楚你們要的是什麼…。

導演提了兩個角色,他說:這兩個角色看起來跟你的年紀、外表比較符合!(26、7歲左右的年輕人)

我一聽,心裡的蝴蝶就開始飛舞了!哈哈哈哈哈,我帶著笑容說:哎,其實我沒有那麼年輕耶,我都已經31囉!

當然,人家說你看起來年輕,畢竟是好事一件!原來面試還可以建立自信心嗎?

導演:如果要演角色一,那麼,你可能要剃平頭,這樣你願意嗎?如果要演角色二,那麼,可能要戴長假髮,外表看起來比較不修邊幅。

嗯,聽導演這麼一說,我想:角色二可能比較適合我吧!哈哈哈,因為要剃平頭…想想,我的頭型並不好看,而且,剃了頭,老媽就會問:啊,你無聊剃什麼頭?這樣就麻煩囉!



我們還算愉快的聊天,雖然眼前的V8還不斷地拍著我和導演的對話過程,不過,聊電影畢竟是開心的事情。而且可以參與電影過程中的一小小小小小部份,對我來說,都是新鮮的經驗。

接著,惡夢就發生了。導演說:那麼,我們來試幾場戲,看看你演出的效果!

啥?啥?啥?要我在陌生人面前演戲?不…………!(吶喊)

大瑄的話開始在我腦海播放:就當作去玩啊!就當作去玩啊!就當作去玩啊!

我尷尬不已的說:啊…要自己演戲嗎?

導演:是啊!我們就排這場、這場,和這場戲。

然後他大約跟我解釋了這三場戲的情緒,接著我又花了點時間讀劇本,很快地,便硬著頭皮上場表演囉。



雖然面試的地點只有三個人在場,但我還是害羞、自閉的不得了。可是人都到了現場,不試試,總也說不過去。我還是不斷的強調:耶…我沒有演過戲耶。

導演也是不斷的給我信心:沒有演過戲沒有關係!

好吧!第一場戲,主角在路上發傳單,因為他不是很甘願,所以表情要很無奈,接著,當路人一個個拒絕他之後,他對最後一位路人比了中指!

我的心情真是複雜到了最高點。

1. 要演出在路上發傳單的主角,除了要裝著不爽的臉,對著空氣演戲;還要假裝這裡有路人拒絕我的某樣,真是困難至極!原來對著空氣演戲這麼困難,要有情緒,又要有感情…馬的!感情怎麼來!忽然覺得:千面女郎的譚寶蓮小姐是個天才!!!

2. 比中指!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通常不會比中指,除非開玩笑。不然比中指,相當、相當、相當不像我。沒法度!這是劇情需要,好吧,就比比吧!只是,我猜想我比中指應該很沒有狠度吧,相反的,應該看起來粉畏縮哩。



第二場戲,是主角和母親的對話,導演說:你要表現出主角的憤怒。他本來跟母親的對話還算溫和,可是隨著母親的不斷提問,脾氣也慢慢升起,最後一句話,要表現出憤怒的力道。

好吧,這次導演要下海陪我演戲,因為他要對母親的台詞。有人陪著演戲,感覺好多了,至少不是一個人面對鏡頭。

因為這場戲是和母親的對話,所以我必須用台語演出。聽台語對我不是問題,好歹我從小聽台語長大!但是講台語就會很好笑。聽我講過台語的朋友都說我的台語聽起來很扭捏!能怎麼辦呢?誰叫咱們政府以前不准我們講台語!我當年很用心地把國語學好,結果我的台語就變得很兩光。

對完第一次戲後,導演露出尷尬的神情,他問我:嗯…請問,你是哪裡人?

我:我?我是台南人啊!我知道我台語有口音,可是這是因為我小時候習慣講中文…

導演:嗯,可是,你的台語有…外國腔耶…。

我:啊?外國腔?(汗)

馬的!外國腔?我第一次聽到人家說我台語有外國腔!怎麼會這樣?難道英文講多了,會讓我的舌頭也跟著洋化嗎?

導演:如果要請你演戲的話,台語可能要重新練過喔!

我:喔,好。我會控制自己平常少說英文…(這真是困難啊…)



第三場戲,是主角和朋友的對話(同樣要用台語…哭),同樣是憤怒青年的戲,主角要表現出受傷的神情,要有情緒上的頓點,然後逃避、逃開的表情。(做表情真的比我想像中要難很多…)

這次導演變成了朋友跟我排戲。我們同樣試了三次,每一次演完,導演都會說:這邊情緒要更多一點、那邊的停頓可以長一點…。

我很努力的把該講的台詞講完(雖然有外國腔!怒!),然後,努力擠出一點表情,不管是生氣還是難過,我只能想像自己臉上的肌肉有跟著自己的想像改變。這時,我蠻後悔以前沒有對著鏡子演戲,沒有常看著鏡子做表情。所以,我真的很難想像在攝影機裡的自己會是一張怎麼樣的臉?會不會很尷尬?很不自在?很笨拙?很木頭?



歷時一個多小時的試鏡終於結束了。我大喘了口氣,離開學校時,心情多少變得輕鬆、高興。

結果如何,其實我不太去想,因為結果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來了,而且我好歹嘗試了。



我搭著捷運回家,上車的時候人潮並不多。隔站有一對朋友(或是兄弟?)上車,其中一位忽然坐到我旁邊的位置(當時車上還有一堆空位喔!),而他的朋友則坐在另外一個地方。

這位坐在我身邊的仁兄,不斷地擠著我,把我擠到座位的尾端。接著,他開始自言自語,看起來好像在講電話,其實並沒有。這不是第一次有人在我身邊自言自語了。我盡量不去注意對方的舉動。可是我看到他的朋友把整張臉貼在車窗上,看著窗外的黑色景致。

我當下覺得整個狀況有點奇怪。但我還是裝著不以為意。

接著,我的眼睛餘光發現我身邊的仁兄忽然大喇喇的開始挖鼻孔,然後又把手指放進嘴巴吃、接著在外套上面擦一擦,然後又挖、又吃、又擦,重複多次。

這時我的頭皮有點發麻,我想:這位仁兄是不是電視公司派來的整人專家啊?他一定有針孔攝影機在偷拍人們的反應!!

沒多久,前面頭貼著玻璃看窗外的朋友,也坐了定位,然後他也開始挖鼻屎、吃鼻屎、擦鼻屎…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我腦海開始大喊!這不是真的!今天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這實在太荒謬了吧!

一定是有人整我,否則怎麼可能試鏡完,就碰到吃鼻屎大隊?這不是真的!這一切一定是有人設計我!今天的試鏡、鼻屎大隊,通通都是別人設計我!啊啊啊啊啊啊!

內心吶喊結束。我很從容地站了起來。旁邊的仁兄看著我說:啊!你要下車了嗎?來,我讓你過。

我沒說話,冷冷地從他身邊離開,往好幾節車廂前面移動。



我想,如果這時候找我去試鏡,我一定可以把那個憤怒青年詮釋的很好、很貼切!真的,真的!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