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刷完濱口龍介導演的《偶然與想像》,發現劇中三個故事,在很多方面都能相互呼應,劇本縝密精緻,不虧是我的年度愛片之一啊。


慾望與愛

「你們怎麼會第一次見面就有感覺?」芽衣子這樣問,當她發現繼美口中那位偶然相遇的男子阿和是自己的前男友,她感到憤怒與嫉妒,原以為她與阿和的關係,是一場無人能企及的魔法,如今屬於他們的魔法(戀情)竟被另一段魔法(戀情)給蓋過。

芽衣子說如果繼美沒有提起阿和,她根本不會想起對方。芽衣子要求阿和在她跟繼美之間做個抉擇。芽衣子對阿和的感覺是愛情或是佔有慾?芽衣子搞不清楚自己的感覺,或說,感情本來就不只是「愛與不愛」的二分法。一段感情往往包覆著多種情緒:擁有時覺得無需珍惜,失去時覺得不算可惜,然而,當競爭者出現,又會感到心慌,並且發現自己其實在意對方多過自己的想像。

這樣是愛嗎?或是慾望?

《偶然與想像》第二則故事裡,女學生奈緒朗讀教授小說裡的情色章節,教授深受吸引。我發現第一和第二則故事可以對照閱讀:芽衣子與阿和的戀情是教授那本獲獎的小說,芽衣子老早放下阿和(教授出書後,其他就交給讀者評斷),然而,繼美在跟芽衣子訴說她與阿和的第一次約會時(教授在聽到奈緒的朗讀),芽衣子內心對阿和的情感被重新被喚起(教授因為奈緒而在自己的文字裡找到激情),進而產生了佔有慾(教授向奈緒索取錄音檔)。

重新被喚醒的慾望,也出現在第三則故事。兩個互不相識的女子:阿彩和夏子,因為誤會而交談,他們在談話的過程中,挖掘出彼此內心不為人知的秘密與遺憾。第三段尾聲,阿彩向夏子告別,離去後,她突然憶起高中好友的名字,急忙追上夏子並告知這件事。

老早遺忘的人,突然被記起,就像如止水的心被輕輕撩動了一下,那一刻(也許很短暫),回憶(青春)讓兩個中年女性突然有了再次活過來的感覺(阿彩只記起了名字不記得姓氏,說明她的「改變」只有一小部分)。

你的名字

第一則故事裡,芽衣子稱呼繼美為小美,阿和稱呼繼美為小繼,繼美稱呼男方為小和,芽衣子稱呼前男友為阿和。同一個人有不同的名字,其實都是在劃地盤,專屬於我倆的私密感;第二個故事裡,「佐川與瀨川」的差異,讓奈緒的人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同樣是劃地盤的概念,搞錯了名字,才讓奈緒與教授的協議曝光,奈緒的離婚,或許來自先生發現妻子原來「不只屬於他」的背叛感;第三個故事中,夏子誤以為阿彩是結城,阿彩誤以為夏子是望美。不同於前兩個故事的「佔有慾」,第三個故事,反而是兩個人相互跨入彼此的領域中,從中獲得撫慰(心境上是三則故事中最開放的)。

撩動情感的聲音

「怎麼會光是對話,就有被撩起來的感覺?」繼美如此對芽衣子說。聲音(撩起來的感覺),出現在三個故事中。第一個故事裡,芽衣子跑到阿和的住辦公室,她說的每一句話,其實都是在「撩」對方:我可能還愛你喔,我也許沒有忘記過你,你放棄繼美跟我在一起,但我也可能不會選擇你,我對自己最懊悔的事,就是傷害了你...芽衣子的每一句話都有「力量」,都能夠在阿和內心激起漣漪,而我認為芽衣子很清楚這一點,就像她說的:「我只懂得傷害我所愛的人」。看著對方因為自己的話語而受傷,讓芽衣子從中感受到「愛」(如果阿和對芽衣子沒有感情,這些話語便無法產生力量)。

第二則故事裡,奈緒朗讀教授的小說,當然是聲音魅力的展現。第三則故事,夏子埋藏二十年的「想法」未曾說出口(聲音被壓抑),阿彩的回憶裡,有著鋼琴聲,而如今琴聲已經消逝(聲音被壓抑)。影片最後,夏子把她埋藏心中二十年的想法向阿彩訴說,聲音(遺憾)才被解放(安撫),同樣的,阿彩也在憶起多年前的朋友名字,內心響起了琴聲。

關門或是開門

開門與關門也是《偶然與想像》的重要元素,第一個故事,芽衣子拜訪阿和,辦公室的門敞開,芽衣子重新「進入」阿和的生命中。阿和很快支開女職員,維持自己的隱私(關上女職員的門)。第二個故事,教授為了避嫌,要求辦公室的門隨時打開,隨後,奈緒來到辦公室色誘教授,她多次想要關門,又多次被阻止。後來教授向奈緒承認,他維持大門開放,是因為他覺得奈緒的行為不合邏輯,而他對她有所防備。由此來看,辦公室「敞開」的門,其實是要保護裡面的人不受傷害(反而是一種「關閉/獨善其身」的狀態)。至於第三個故事,夏子和阿彩從戶外空間走入室內再回到戶外空間,其實也是開關門的意象。

「結界」裡的我們

三個故事中,主角相處的空間環境,會形成一種「結界」般的感覺,第一個故事的阿和住辦公司,第二個故事的教授辦公室,第三個故事的阿彩住家,每一個場域都是兩個人在其中對話,不受外界的干擾。處在結界的場域中,主角們會產生出「親密感」:芽衣子和阿和談到後來,差點要跨過兩人間的界線;教授和奈緒對彼此的「欣賞/愛慕」被好好存放在辦公室空間;阿彩和夏子的對談,觸發了兩人內心溫柔(激情)的一面。

然而,三個故事最後都有「外來者」侵入(破壞)主角們架構起來的「結界」(逼迫主角們重返「現實」,或說導演認為所有人最終一定要回歸現實):第一個故事裡的女職員阻止了阿和與芽衣子更進一步的發展;奈緒與教授的柏拉圖之愛,被突然返家的家人侵擾(帶來毀滅性的災難);阿彩的兒子回到家中,戳破了夏子和阿彩的幻想(角色扮演)世界。

硬不起來的人生

三個故事都在描述一種陽痿(不滿足或無法滿足他人)的狀態:芽衣子跟阿和說她當初出軌,是因為阿和的性愛無法滿足她,而芽衣子出軌的對象,是一名富商,她說:「我想知道跟有錢人做愛是什麼感覺。」在芽衣子面前,阿和像是被去勢的男人(精神面與經濟面的雙重挫敗),始終硬不起來(這次重看,我覺得芽衣子最後沒有選擇阿和,是認清阿和無法滿足她的事實)。

奈緒與帥氣的同學佐佐木發生關係,並且直率地問著教授:「你寫書時是勃起狀態嗎?」奈緒對於性愛的高度渴求,或許來自家庭生活(丈夫)已經無法滿足她,所以她才不得不往外發展,填補內心的空洞。

夏子的前女友去東京讀大學後,移情別戀,最後嫁為人妻。夏子很想跟前女友說,即使跟她在一起會很辛苦,她還是希望前女友能選擇自己。但這番話一直沒有說出口,因為二十年前的夏子,就像那些受傷的男性,軟了,無法硬了,最後選擇逃避。

其他補充

一,夏子參加同學會,一名美術系女同學清宮與她打了招呼。從清宮與夏子短暫的接觸和交談,我想清宮學生時代或許對夏子很有好感吧。清宮也許有天在手扶梯上錯認了一個陌生人,兩人談起過往,她才會承認一段從未說出口的愛慕之情,一如阿彩回憶起她與望美的往事。

二、「我放任時間,漸漸扼殺我自己。」阿彩這番話好楊德昌啊。

三、芽衣子和阿和已經分手兩年,芽衣子因為繼美的關係,再次想起了阿和,她對繼美說:「你們的相遇是讓我們再在一起的魔法。」;教授接受電視訪問,他說他過去二十年都沒出過書,但靈感一來就擋不住,一氣呵成完成了新作,過去二十年彷彿未曾存在;阿彩和夏子回憶起二十年前的往事與遺憾。《偶然與想像》的三個故事都提及了時間,而時間有時溫柔,有時又十分地殘酷啊。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