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新創短片】將於 7/8 與 8/5 晚間八點於「公視+」影音串流平台上架,並於 8/20 與 8/27晚間十點在公視頻道播出六部風格各異的短片,分別是《有了!》、《念你如昔》、《屍舞》、《春水奇譚》、《還有很多魚》,以及《沙發是條狗》等片,六部作品有不少曾經入圍過金穗獎或是今年的台北電影獎。今天想跟大家介紹其中兩部奇幻作品:《屍舞》以及《沙發是條狗》。

《屍舞》

「老師,這次的亞洲巡迴是最後一站,您會感覺到很累嗎?」
「應該說,你還有機會上臺演出,可以工作,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舞者芳在一次暖身中,傷了腳踝,她的位置讓出給另一名年輕舞者青。看著青與老師的排練,芳感到嫉妒與悲傷...

初看《屍舞》,以為影片會著重在舞者對於表演的痴迷與瘋狂,隨著故事開展,我們發現芳與老師的關係並非只是師生,而是母女,透過舞蹈,探討母女之間相愛相殺的矛盾關係。

《屍舞》採雙線敘事,一條從芳的視角出發,她對老師的凝視,以及她對青的戒心。一條是芳和母親接受訪談時,鏡頭前的她們面對同一個題目,給出的答案卻是天差地別,訴說兩人想法的差異,例如導演問她們:「您覺得一個好的舞者的要素是什麼?」芳回答:「我覺得是練習。」老師卻只給了兩個字:「犧牲。」我們對於犧牲的想像是什麼?犧牲空閒的時間,每天投身在舞蹈之中?或者,為能成就完美的舞蹈(藝術),親子關係也能被割捨?

一個好的劇本,要能在看似尋常的對話中,埋下線索,待觀眾看第二、三次時,才會恍然大悟劇本的巧思。《屍舞》的閱讀層次豐富:(一)芳對青的「嫉妒」,是最表象的情緒,關於舞者之間的競爭心態。(二)老師在片中對芳的態度始終冷淡,嚴格地鞭策著女兒進步,跳,跳,跳,跌倒要爬起來跳,就連死了都要跳。電影藉由一支「屍舞」,將母親追求「完美」的偏執給描述得令人驚心。

然而,《屍舞》真正收服我的部分,是電影結束前,突然來一技回馬槍,將影片提升到新的高度。最後才揭露的「線索」,讓驚悚(被刻意放大的腳傷)與魔幻(屍舞)的畫面,以及母親對女兒,或是女兒對青的態度,通通有了合理的解釋。一個需要母親關注的人,一個渴望鎂光燈時刻投射在自己身上的人,兩種嚮往沒有交集,最終都投向虛無的黑洞,無力產生回音。

《屍舞》的特殊化妝以及舞蹈場面「怪美的」、蔡佳穎導演的敘事沉穩流暢(非常期待看到導演其他作品)、陳宏瑋的劇本有觀點上的驚喜、影片的兩位主演:飾演芳的何亭儀,能舞能演,很是難得,飾演老師的陳雪甄,外放的情緒搶眼,內斂的情感也是叫人佩服。

《沙發是條狗》

莉莉為躲避家暴丈夫,躲藏在偏遠寓所,丈夫為能償還債務,循線找到妻子下落,逼迫妻子交出多年的儲蓄。一張忠心耿耿的「沙發椅」出面拯救主人,竟然吞食莉莉的丈夫...

《沙發是條狗》的劇情奇幻:沙發椅居然會吃人!好奇導演馬毓廷是不是《超能輪胎殺人事件》導演昆汀·杜皮爾(Quentin Dupieux)的影迷?讓沒有生命的物件有了生命。至於為何是沙發椅?我能想到的解釋,大概是人跟沙發的關係其實有點親密,看電視、玩電動或是發懶的時候,都習慣窩在沙發椅上,一個令人安心又舒適的存在。

《沙發是條狗》討論遭受家暴的女性的無助與恐懼,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加害者的暴力,只能逃亡。然而,逃過一個加害者就安全了嗎?或者還有另一個(或多個)加害者正虎視眈眈,伺機而動?我們若將片中的沙發椅視為人類,便會發現:沙發椅「吞食」莉莉的丈夫雖是出於保護心情,但沙發椅的後續反應,卻像是另一個丈夫(加害者)的翻版,習慣用暴力解決問題,也習慣用暴力將他人綁在身邊,控制他們的一舉一動。莉莉(女性)的恐懼未能在丈夫死後排除,因為在她的人生中:「我保護妳,妳便成為我的附屬品」的狀況層出不窮,而她對此永遠無法感到安心。

《沙發是條狗》和《屍舞》的「受害者」,都是被「消音」的人(聲音代表力量):《沙發是條狗》的莉莉無法在人前發出聲音,《屍舞》片中那場充滿奇觀的舞蹈戲,舞者(女兒)的聲音也被母親硬生生地剝奪。兩部作品的風格不盡相同,卻能巧妙地相互呼應,誠心推薦這兩部短片給大家!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