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朝一日一日,當全人類得知有外星人存在的時候,那麼我們之前所有人與人的紛爭隔閡,通通會消失。所以人類文明再一次進化的唯一方法就是:找到外星人。」

為了尋找外星人造訪地球的證據,「宇宙編輯部」雜誌主編唐老師帶著幾個團員前往偏遠鄉村,探查超自然現象,並認識一名頭戴鍋子,據說可以跟外星人溝通的青年孫一通...

《宇宙探訪編輯部》令我想起《接觸未來》,兩者的情調天差地別,但這兩部作品的主角內心都有缺憾,《接觸未來》的女主角在片中失去父親,《宇宙探訪編輯部》的唐老師則是失去女兒;兩位主角都對宇宙與外星生物抱有好奇心,旁人對他們有時感到敬佩,有時卻覺得他們只是窮忙;兩部片都無法確切證明外星人的存在,但這趟尋訪之旅,卻讓他們由外(宇宙)向內(人心),重新自己的傷口,看見人類共通的寂寞。

「這不是普通的雪花點,這是宇宙誕生時的...餘暉。」

《宇宙探訪編輯部》以偽紀錄片的形式拍攝,唐老師的經歷本身,虛實難辨,一如影片刻意營造寫實感,去壓抑作品本身的虛構性。《宇宙探訪編輯部》點出了一些生活的況味,就像村落有一頭驢子老不聽話,不肯動,村民遂在驢子頭前綁了根胡蘿蔔,驢子想吃蘿蔔,開始邁步向前。某方面來說,唐老師(以及我們)就像那頭驢子,眼巴巴看著眼前的胡蘿蔔(希望),卻怎麼都吃不到。

「我們每一個人,既是存在的謎題,也是這個謎題的答案。」

《宇宙探訪編輯部》也是浪漫的作品,浪漫來自那些跟著唐老師上山下海的小隊的傻勁,體現的正是人類的特性:永不熄滅的好奇心。《宇宙探訪編輯部》對於數學與語文的互文也有意思,數學老師說數學是宇宙唯一確定的事,孫一通說他因此厭惡數學愛上語文,因為語文不具確定性。如果數學是理性,語文便是感性,時代的進步,若只有理性的科學,世界終將過於冷漠與不近人情,透過感性的輔助,才讓人與人之間(或人與萬物)得以和平相處。

孔大山導演的《宇宙探訪編輯部》,像是《路邊野餐》碰上《厄夜叢林》混搭《唐吉訶德》,有點詩意,有點荒謬,還有點神秘。這是一部很「小」品的電影,沒什麼特效,也不見外星人或飛碟的影子,但我們若從這群人來看我們生活的世界(眾生),這又是一部很「大」的電影,有著普世性。《宇宙探訪編輯部》的劇本(飾演孫一通的年輕演員王一通,也是本片的編劇之一)、導演、節奏和演員等,都有讓我感到驚喜,電影目前只在兩岸影展播放,想看這部作品的朋友,只能等日後看會不會上串流平台了。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