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得愛的人生,是不是就白活了?」

智也和果步交往十年,準備結婚。健一郎喜歡果步,卻跟貴子在一起。智也喜歡貴子,卻跟果步在一起。貴子覺得自己是開放的,跟誰都可以,沒有想要定下來。果步認為就算智也不愛她也沒關係,她還是想跟對方結婚。阿毅的妻子懷孕多月,他自認是個好丈夫,卻在認識貴子的作家阿姨後,心境產生變化。一群人,都摸不清自己的心,相互扶持又相互傷害...

濱口竜介導演的首部長片《暗湧情事》,就很濱口竜介,影像是低調的,劇情卻很八點檔,妳愛我,我愛他,他愛她,每一段關係都不單純。電影裡,果步班上的學生因為校園霸凌而自殺,果步向學生宣導暴力的惡,並表示以暴制暴,只會帶來更多的暴力。學生們紛紛提出意見,表示遭受暴力時難道只能毫無抵抗,乖乖承受暴力嗎?果步表示:我們無法改變他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從自我改變,每個人都阻止了「我」施予暴力,暴力才會消失。

果步對於暴力的看法,是理想或是天真?是消極或是積極?如果施予暴力的人沒有停手的跡象,我們依然選擇不加以制止,這樣會不會形成另一種暴力?《暗湧情事》在片中天外飛來一筆討論起校園暴力事件,其實是要跟片中的各種關係做對照,愛情裡的背叛者,有的純粹想要傷人,有的卻是摸不清自己的心,退而求其次,而這樣的「委屈」,同樣會對他人造成傷害。

(底下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暗湧情事》透過不同的人物組合,去看愛情裡的各種暴力,去剖析每個人內心的欠缺,去質問:面對自我時,人們真的擁有「選擇權」嗎?或者,人的脆弱、不完美、寂寞、膽小、自私與慾望,終究會讓我們成為某種加害者?電影有很多橋段設計得精巧,例如健一郎質問智也為何愛果步?智也說他愛果步的鼻子、眼睛、耳朵等等,健一郎責備智也太過膚淺。然而,當健一郎向果步告白時,他卻偷走了智也的台詞,稱讚起果步的外貌,暗示:(一)健一郎面對智也,是自卑而無自信的。(二)健一郎對果步的愛同樣膚淺,但他不願承認這個事實。

此外,智也跟貴子告白,對方並未接納他,傷心的智也回到家後跟果步坦承自己的心情,並表示即便貴子不愛他,他也無法繼續和果步在一起。果步感到悲傷,卻也認為她必須讓智也離開,因為對果步來說,離開自己的智也若是能就此得到快樂,那便是她的快樂。智也離開果步住家未久,立刻折返回來,他跪在果步面前,祈求對方給他再一次機會。果步擁抱了智也,兩人擁吻,電影在此劃下句點。

在這次事件後,智也會更「愛」果步一些嗎?或者他只是害怕沒有果步(一個愛著自己的人)的未來會太寂寞,才選擇繼續和對方在一起(即便這個選擇會傷害對方)?而剛剛聽完智也告解的果步,明知道兩人的愛情已經消逝,選擇再次接納智也,讓原本可能被打破的「暴力」輪迴,又開啟另一次的輪迴。不禁想起果步在課堂上的呼籲:「暴力等於暴力,人是有選擇的。」人真的有辦法規避暴力嗎?或者出於各種理由,我們其實是不斷地迎向暴力?

《暗湧情事》精彩好看,濱口竜介導演的第一部作品即展現出他講故事的天賦,沒有粗暴的二分法,而能從單一事件,不斷丟出多重觀點,帶領觀眾思考人情中的曖昧性。最後,觀賞《暗湧情事》的一大驚喜,是發現《偶然與想像》劇中幾位我很喜歡的演員有出現在這部片中:飾演阿毅的澀川清彥,是《偶然與想像》第二個故事裡的教授、飾演貴子的占部房子和飾演果步的河井青葉,則是《偶然與想像》第三個故事中的兩位主角。看到三位演員年輕時的模樣,覺得開心(我應該沒認錯人吧)!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