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一種類型作品裡的男性,異常苦悶,悶到內心裡的火不知該怎麼發洩,所以只要被戳到一個痛點就會爆炸。李鴻其自編自導自演的《愛是一把槍》,令我想起魏德聖導演的短片《七月天》,也有點像《少年吔,安啦》,有一股澆不滅的躁動氛圍。

《愛是一把槍》第一幕,剛出獄的蕃薯和幾個老同學一起烤肉,同學們聊起買房背房債的生活,經濟狀況不佳的蕃薯插不上話,默默地走到旁邊閒晃,此時,賣毒品的朋友特意跟蕃薯搭話,朋友問蕃薯有沒有聽懂這些人在講什麼?蕃薯說他不懂。朋友說要給蕃薯毒品讓他放鬆一下,蕃薯說自己已經不碰毒品。朋友隨後出言譏諷他出獄後變得膽小,也酸他「從良」後賺的錢少得可憐。蕃薯聞言,突然爆氣狂打朋友一頓。

蕃薯一方面覺得自己跟買房的朋友們格格不入,一方面又不認為自己需要靠賣毒品維生,蕃薯自認為有機會翻身,不會一輩子只在黑道或毒品圈打滾,但他的狀況又距離生活無虞(或穩定)非常遙遠。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位置(階級、圈子),買房的朋友如此,藥頭朋友也是如此,唯獨蕃薯不屬於任何一方,他尷尬地夾在兩者的中間,高不成又不想往下探底。

為能找到立足之地,蕃薯踏上他的旅程,而這趟旅程將帶給他許多的挫敗:更生人在社會上很難有重新開始的機會、想要脫離黑道的掌控可說難上加難、原本很愛巴結他的里長,到了某一刻,竟也能對自己頤指氣使,彷彿看他沒有,甚至感情也談得不順遂,不是被女友踩在地上,就是「進不去」夢幻女神的心裡(圈子)。

(底下有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或許是受夠了不上不下的狀態,也受夠了壓抑許久的怨,蕃薯決定徹底扭轉自己的生活,反正他需要付出的代價,最多也就只是一條命(因為其他什麼都沒有)。

不得不說,我對《愛是一把槍》的觀感有些微妙,有時候覺得這部片拍得有點糟:演員的口條平板到讓人出戲,對白也寫得很不生活化,有一點《台北物語》的味道,例如「天上的雲,會下成雨,然後流入海,我一直都在啊。」嗯,啥?!而李鴻其講中文和講台語好像是兩個不同的演員在幫他配音,語調和情緒落差好大。

有時候又覺得《愛是一把槍》有些東西有打動我,例如所有不講話的畫面、火燒風琴與鈔票的憤怒和自卑、某幾場乾淨俐落的暴力場面(帽子掏槍討債或是里長被棍棒狂毆的畫面),以及片尾的海邊環景,有一點點的魔幻,究竟是大海保護了「乾兒子」,或是蕃薯被亂槍打死葬身海底?我喜歡《愛是一把槍》有點曖昧的結局,蕃薯為他的人生奮力一搏,綻放出光芒,只是在他人的眼中,蕃薯是那把熊熊的烈火,亦或是撲火的飛蛾?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愛是一把槍 李鴻其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