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任何人,這是你要付出的代價,才能出類拔萃。」

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導演的作品真是很合我的胃口,他的《殺手》(The Killer)示範如何拍出一部好看的類型片,雖然動作場面不多,但唯一一場動作戲,魄力十足,非常精彩。電影則讓人看得情緒緊繃,始終懸著一顆心,不知道劇情會怎麼發展。《殺手》有點《捍衛任務》的味道,但比《捍衛任務》還更低調迷人,影片最後一個章節,更是好看到不行,那種只是想證明我做得到(存在價值)的心情,莫名的...有點勵志?沒有名字(或擁有無數名字)的殺手,究竟是在復仇,或是想從中獲取一丁點的自信,好讓自己在極度不穩定的世界中,找到能夠(暫時)緊緊抓住的安全感?然後等待下一次的失誤(被世界所淘汰)的來臨。

「對安全感的需求會越陷越深,命運是安慰劑,人生唯一的道路就是走過的路。若是在我們短暫的人生裡,你無法接受這點,或許你不是少數人,或許你跟我樣,只是凡夫俗子。」

如此一想,想要證明存在價值的焦慮,跟大衛芬奇導演的《鬥陣俱樂部》或是《致命遊戲》倒也蠻相近的啊(殺手大量的內心獨白與碎念,也跟《鬥陣俱樂部》十分相似)!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