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nos-01.jpg

一個可延長人類壽命的神祕機器「魔鬼銀爪」,在經過多年的隱匿後重新出土。
年邁古董商Jesus意外開啟機器,銀爪鑽入血脈,注入青春活水,令他再次體驗年輕的喜悅;但使用銀爪並非毫無副作用,使用者將變地嗜血、見不得陽光、脫皮重生....。
另一方面,病重富商De la Guardia搜尋銀爪下落多年,當他發現Jesus擁有他夢寐以求的寶物,派出高個侄兒Angel強奪寶物。
Jesus能否保住理性,不讓嗜血慾望控制他?他能否全身而退?親愛的孫女和妻子是否會遭到牽連,同樣陷入危險之中?

Guillermo del Toro是我非常喜愛的墨西哥導演,他執導的《地獄怪客》系列、《羊男的迷宮》和《祕密客》....等,劇情、影像、視效皆怪地很有個人風格。
今年金馬奇幻影展邀來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當然不願錯過。
《魔鬼銀爪》完全體現導演作品的一貫特長:奇幻、神祕、宗教、機械裝置、奇異生物、愛情。
《魔鬼銀爪》片中結合不知名吸血昆蟲與機械裝置的銀爪,造型和功能,極具巧思;劇本將吸血鬼、科學怪人,搭上宗教故事(男主角名叫耶穌,使用過銀爪後,擁有死而復生能力),讓主角逐步蛻變成:人、昆蟲、神、魔一體的奇妙設定,更令人難忘。
話說,使用銀爪後,凡人將得獲長生不老能力,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或是天譴?
記得梅姨和歌蒂韓主演的黑色喜劇《捉神弄鬼》嗎?兩個女人為求青春永駐、長生不老,無所不用其極的瘋狂;《魔鬼銀爪》將對象換成男人,性別不同,渴望近似。
為何人們總愛苦苦追求永生與不變的容顏?
一方面是懼怕死老去/死亡;懼怕權勢/美貌不在;還有,畏懼失去。
Jesus在片中不斷重複一句話:「每個人都有他在乎的東西。」
對Jesus而言,他最在乎的就是年紀尚小的孫女Aurora和親愛的妻子吧。為了心愛的人,我們可以做到多少?又願意付出多少?
眼看Jesus不斷壓抑嗜血慾望、重複呼喊自己的名字(如《神隱少女》般,失去名字,就失去了本性自我)、並一再返回家人身畔....,我慢慢明白《魔鬼銀爪》何以討喜,因為它終究是一部愛情電影。
不覺得Jesus徘徊人性、魔性和神性之間的掙扎,跟《地獄怪客》裡的紅臉撒旦HellBoy頗為相似嗎?!
儘管體內藏著魔鬼,但為了心愛的家人或情人,願意抑制邪惡,努力成為對方欣賞/信賴的人物。
猷記兩天前看了《失控R.P.G》,對影片略感不耐與厭惡,細究原因,大概是因為劇中角色口口聲聲說愛,卻沒半個人真懂愛為何物吧。

cronos-02.jpg  

《魔鬼銀爪》雖是導演Guillermo del Toro的處女作,但劇本寫地細膩,氣氛掌握也極具大將之風。
有兩場戲看地我內心不斷鼓掌,說明導演不單是愛玩視效的工匠人物。
其一,Jesus見血眼開,尾隨一名流鼻血的男子進入廁所,待對方離去,他馬上嗅聞起遺落在洗手枱上的鮮血,此時正好有人用完廁所出來,Jesus嚇地趕緊假裝在洗臉,對方看到洗手枱上的血液,順手便將枱子洗淨。
Jesus見狀不禁萬分失望,待對方離去,他顯地落落寡歡,低頭一看,哎喲,地板上還有一小灘鮮血呢,臉上神情瞬間「唰」地亮了起來,迅速趴到地板上,先是嗅聞鮮血的香氣,而後伸出舌頭緩慢地、優雅地、享受地舔起了地板.....。
從渴望、失落、再到驚喜,情緒起伏分明,詭異卻又如此理所當然。
飾演Jesus的Federico Luppi,演的真好,當他品嚐鮮血時,表情迸發迷戀、享受與饑渴等多樣情感,看地我雞皮疙瘩紛起。
另一場好戲則出現在Jesus使用銀爪後,再次感覺到體內滿滿地活力。
他與太太的相處原本早已熱情不再,性生活停擺多年;Jesus的每日行程,不是照顧古董店,就是陪伴失怙的孤單孫女。因此,孫女對爺爺自然多所依賴,情感上,甚至帶著些許的戀父情結吧。
戀父情結?是我多想嗎?
當Jesus和妻子、孫女共同出席一場宴會,餐桌上,導演先是捕捉Jesus依偎在妻子耳邊絮語的親暱,而後呈現被冷落一旁的孫女,臉上寫滿失落、無聊、甚至忌妒的神情。
這場戲之所以讓我印象深刻,在於它明白指出銀爪的效能(身體年輕了,對性的渴望也就重新燃起!)、卻也點出重獲青春對兩個不同年齡層的女性,竟會有截然不同的效果。(太太欣喜;孫女失落)。
情感的複雜性,豐富了《魔鬼銀爪》的內裡,讓一部可能流於B級電影格調的影片,有了厚度、也有可供討論的曖昧性。

金馬奇幻影展的台北場次,已於上週末全部結束,喜歡Guillermo del Toro導演、想要觀賞《魔鬼銀爪》的朋友們,可能得下新竹一趟囉。
4月15日16:30新竹影博館,還有一場,別錯過了啊!

全站熱搜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