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_20130722152342  

《伊莎蓓菈的房間》是我今年截至目前為止最喜歡的劇場表演;從導演站上舞台(刻意)解釋這部作品的創作緣由和劇中角色介紹時,我便愛上這部作品,之後的兩個小時,只是一再證明我的直覺。

《伊莎蓓菈的房間》的劇情虛虛實實,真真假假,魔幻又寫實;劇中有說不完的謊言,「我們的生活建築在謊言之上,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謊言包裝的更精美」,每一則無論是出於善意或惡意的謊言,都成了壓在肩膀上的負擔,沉重的讓人發瘋,忘記自己是誰,也沉重的讓身體爆炸,讓死亡變成唯一選擇,可怕的反作用力。
然而不說謊、沒有背負任何責任的人生卻又太過輕盈,反倒忘卻了「生」的喜悅;不禁想起《同棲生活》裡的一段台詞:「你不痛苦,可也沒有真正的喜悅」,是不是非要背負著某些罪惡,才能感覺活著?

《伊莎蓓菈的房間》非常的《百年孤寂》,活著的人老在跟死去的人對話,死去的人老是排迴著不想離去;當死亡不再是死亡,時間便沒有盡頭,當時間沒有盡頭,所有的是非恩怨就會「it just goes on and on and on and on……..」,永不止息的循環下去。

「沒有任何歷史是以女性觀點寫下。」

我不會說自己一次看懂或看完整《伊莎蓓菈的房間》,它的故事推演快速,快的讓人來不及細細思量;它的舞台寬闊,左右前後散置的演員都在演出,看左邊便落了右邊,看右邊又少了左邊的趣味;但是它的幽默卻不難懂,它的悲傷也不難懂,它的音樂與舞蹈更是很快擊中你的心房。
當然,最愛的仍是導演對角色的巧妙安排,除了用兩個女舞者演出女主角伊莎蓓菈的左腦和右腦、還用一個男舞者演出伊莎蓓菈一輩子的幻想「沙漠王子」(不說謊的人卻依賴著一個謊言生活一輩子,才是最最諷刺與哀傷的吧)以及伊莎蓓菈的「敏感帶」,集「夢想/性愛/戀父/理想/謊言」於一身,就是女性對「男性」的終極想像?

我很想再看一次《伊莎蓓菈的房間》,因為裡面有些「意外」段落非常逼真,讓我分不清到底是演員失誤,還是經過一次又一次精密排演,才能做出如此自然擬「真」的「虛構」;我很想再看一次《伊莎蓓菈的房間》,因為我很想把這部作品看的更完整、了解更深入一點;《伊莎蓓菈的房間》的演出結束時,我一度有站起來鼓掌的衝動,可是左右兩邊的觀眾都很冷靜,我也就跟著冷靜了下來。(我鼓掌到手都發紅了!!!!!)

尼德劇團,楊.洛華茲導演的《伊莎蓓菈的房間》在明後天(10月12~13日)還有兩場演出,仍有餘票,喜歡劇場演出的朋友,千萬千萬別錯過了。

售票資訊:http://www.artsticket.com.tw/CKSCC2005/Product/Product00/ProductsDetailsPage.aspx?ProductID=oK4bYlG1GfyexO15abcdef%2fN9hw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後話:
1.觀賞星期六日《伊莎蓓菈的房間》場次的朋友,可否注意一下片尾有沒有一段音樂忽然大作的「意外」?我好想知道這個橋段是故意的還是演出過程真的出了差錯!

2.大衛鲍依這幾年紅翻了,只要電影裡出現大衛鲍依歌曲,我通常就會愛上這部作品,例如《騷人》和《壁花男孩》,如今連《伊莎蓓菈的房間》都用上大衛鲍依的歌曲「Rock 'N' Roll Suicide」,而我也一如往常地迷上這部劇作,嗯,看來我得找時間補上大衛鲍依的音樂作品才是!!
歌曲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rxa6CSTS3A

文章標籤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