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次觀賞《黑色追緝令》已是近20年前的事囉(電影台雖有重播,但沒好好完整重看過),部份細節已經遺忘,例如山謬傑克森和約翰屈伏塔飾演的殺手搭檔,其鬥 嘴內容原來如此趣味橫生,從瑣碎小事(麥當勞漢堡的法文名稱)一路談到宗教救贖,妙哉;然整體劇本結構和橋段設計卻深印在腦海中,例如約翰屈伏塔和烏瑪舒 曼那場魅力四射的舞蹈表演、烏瑪舒曼因為吸毒過量而被針筒狠狠刺進心臟的狼狽、那只藏在「隱密」處的傳家懷錶、章節敘事最後兜成一個圓.....;由於過 往印象太強烈,因此再次觀賞《黑色追緝令》,便難產生多年前首次看片時,那股強大的撼動與驚喜與後座力。




幸好,驚喜減半,經典身段依舊。
重溫《黑色追緝令》,仍是深深佩服昆丁塔倫提諾導演的劇本書寫。
英 文片名《Pulp Fiction》直譯成中文為《廉價小說》,既是廉價,什麼光怪陸離又芭樂的情節都能玩都能拼貼;內容涵蓋發福殺手與老大女人的微酸甜愛情、熱愛引用聖經 的殺手救贖之路、《我倆沒有明天》的鴛鴦大盜準備搶劫餐廳、過氣拳手與黑道老大的黑吃黑戲碼、甚至還有虐殺電影的巧妙點綴等等;怎能不佩服昆丁塔倫提諾導 演的能耐呢?明明都是慣常見到的類型片/爆米花情節組合,卻在他手下翻出多樣不同觀點,既「致敬」且「改造」又「保守」。
致敬,當然是片中融入大 量導演對不同類型影片的愛,例如布魯斯威利飾演的拳手布奇跟黑道老大達成協議要在拳賽中放水(預計在第五回合輸給對方),最後黑吃黑,一拳擊斃對手,贏得 大筆賭彩獎金;布奇在拳賽過後逃往安排好的旅館和女友會面,準備隔天流亡它州,怎知粗心的女友未將布奇的傳家寶(父親留給他的懷錶)帶出,逼著布奇只好冒 險返家取錶。
這一大段戲都在諧仿《驚魂記》,先是重要角色之一,出現半場竟然領了便當(而且退場方式蠢的好笑又極度生活化)、後是布奇在紅綠燈口遇見黑幫老大的場景,都與《驚魂記》如出一轍;就連昆丁先生愛在自己作品露臉演出這件事,都跟希區考克導演有著呼應吶。
然而,布奇和黑道老大對峙這場戲之所讓人擊掌叫好,在於前半段演繹男性版《驚魂記》,後半段居然跟虐殺B級電影扯在一起,最後還能順利理出兩人的解脫契機,讓劇情不至流於惡搞空洞;昆丁導演吸收與反芻能力實在讓人佩服。




改造,即是將尋常物品換個模樣重新推出。
明 明是殺手亟欲抗拒老大女人誘惑的愛情小品,最後卻能引出吸毒過量的結論,說著:「玩火」的可能下場;而布奇那只傳家懷錶,既是父親(不同世代)的愛不斷綿 延傳遞的象徵,更是反諷戰爭的荒謬與「出淤泥而不染」的大愛情懷(懷錶的藏身處);最妙的大概是山謬傑克森飾演的殺手,一路走上宗教救贖之路的設計吧,山 謬習慣在殺人前引用一段他熟悉的聖經內容,這段引言在影片中出現兩次,卻因立場、心境不同,而有了截然不同的意義,彷彿是導演對觀眾與類型片的喊話:「換個角度觀看事情(翻轉熟悉公式),或許會看出藏身其中的真理,也或許只是另一套狗屁不通的言論罷了!」




別看昆丁塔倫提諾導演如此愛搞怪,骨子裡其實保守又傳統的很。
一如黑道老大先說自尊不重要,讚揚金錢萬能;最後還是得向自尊低頭,金錢當真萬能?
一如約翰屈伏塔先說碰老大女人是件玩火又愚蠢的事情,卻在跟烏瑪舒曼相處一日後,折服於愛情/性衝動之下。
一如約翰屈伏塔和烏瑪舒曼上演吸毒樂,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卻差點把小命給丟了。
一如山謬傑克森因為信仰上帝而得救,他的離去「間接」造成不承認上帝/神蹟存在的夥伴的死亡。
昆丁塔倫提諾導演的電影常見大量血腥與暴力,這是表象;在所有血腥與暴力背後,窩藏著強大「愛意」,確保角色的討喜度與觀眾接受度,這也是為何我們在看完腦漿噴飛或是針筒直插心臟等駭人景象後,尚能順利接收導演傳遞的正面訊息;與其說昆丁塔倫提諾是個嗜血導演,不如說他是個愛搗蛋作怪,但骨子裡仍保有純真性情的孩童更貼切些

《黑色追緝令》在金馬奇幻影展的場次已經全部放映結束,未曾欣賞過這部經典之作的朋友們,趕快去租來看吧,絕對讓您一邊笑開懷、一邊讚嘆昆丁塔倫提諾導演的洋溢才華!

arrow
arrow

    hatsocks19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